第144章

小说: 心锁连城 作者: 三月断桥 更新时间:2020-06-30 10:52:06 字数:2270 阅读进度:144/163

此番他去了,不知道会不会经历轮回,是不是有机会与天枢重续前缘。但愿,共赴鸿蒙的他们,可以永远地在一起,不再分离。

在我回北海之后,甲乌曾来找过我。他和我说了连城的事。醒来后的连城性情大变将过去的一切忘了个干净,肯定与那毒有关。有时连城也会问他一些从前之事,但施毒之人仿佛知道他要觉醒一般,很快便会吹响笛声,连城便会再次变回那个冷酷无情的样子。笛声是压制连城觉醒的利器。

我虽用土系内丹保住了连城的性命,但地狱花之毒乃邪祟滋生,世间无解。这许多年过去了,连城独自于黑暗中与那毒性抗争,此番天魔交战他并未参与,便说明他未被完全控制。

但也许是那祭辰并不甘心吧,临走前将他的魔性全部释放,目的即在召唤出连城体内毒性,使连城秉承了他的遗愿,无论成与不成,都降要与天界一较高低,这,也许便是祭辰的执念。

连城,你受苦了。

我的连城虽是一只妖,但却有情有义,爱憎分明,如不是受毒性控制,断不会做出此等悖逆之事。而这一切的始作蛹者,是祭辰死后释放的魔性。他临死也要拉连城入魔,完成他的遗愿,这祭辰便是去了也不甘心,他要毁了连城,毁了这六界平和。

不,我不允许。

我的连城绝不会入魔,我要将他找回来。

“连城,别再打了。”我拦在他面前不远处,他那把正挥出去的长刀生生止住了去势,停在我头顶不足一臂远的地方。

风华绝代的连城双眸赤红,面色狰狞,眼中一片狂乱,却也有一丝压抑的惊慌。刚刚止了那把大刀去势的,应就是那一丝惊慌,那是连城残存的意识。

“何方妖孽竟敢拦阻于孤,想死在孤的刀下吗。快快让开,此乃我与天界之事,不想伤及无辜。”他不过愣了片刻,目光中的那一丝惊慌便不见了,连城被魔性压制了,双眸蒙上了狠戾残酷的光,冷得吓人。

这不是我的连城。

“连城,不要再增杀戮。无辜的不止我,还有这万千妖兵和天将的性命。你外祖之事,实是他咎由自取,与天界无尤。且当年如没有天界相助,单凭你一己之力,无法那么快救出老妖王。天妖两界素来和平相处,不是你的敌人,不应起此纷争。”我心中有万千的话语要和他说,但却不知从何说起。我想找回连城,连城不该是这个样子,也不该承受这一切。

连城对我的话恍若未闻,再次起举起长刀,毫不犹豫地跃过我向身后的燧凤递去。大刀舞起的呼呼风声在我耳边掠过,将我在空中飞扬的发丝都斩断几根。

我没有躲,我在赌,我赌连城他不会伤我。即便他再如何被那魔性控制,他也还是连城,他的心尚在,他的情便会在,心与情都在,他便不忍伤我。

他确实没有伤我,但也没有放下手中那把大刀。

水神怕我受伤,纵身跃过来将我拉出战圈。

不过顷刻,燧凤和连城便又缠斗在一起。二人实力相当,连城拼命攻击、招招致使,燧凤却多是移闪腾挪,不与他正面相对。

燧凤不愧是天道正神,慈悲正义。

连城的攻击如泰山崩裂,威力无穷。任凭燧凤越是闪躲越发狠戾,仍拼命攻击,绝不留手。

燧凤终是怒了,祭出天光曜火注入赤曜剑。金柄赤身的赤曜剑身上隐有火光流动,那是燧凤最得意的绝技,此火可屠妖焚魔,再加上那把神兵利嚣赤曜剑的威力,一旦被击中,便会灰飞因灭,“妖王连城,你祸乱天下,不思悔改,论罪当诛,既你一心求死,本座今日便成全了你。”

燧凤陡地开始还击,招式凌厉,气贯长虹,将连城逼得步步后退,乱了步伐。

我明白他的意思,连城如此模样,已然是一个枉顾性命、凶暴残忍的魔头,且凶悍模样比那祭辰有过之而无不及。祭辰再如何,终究心中有爱有牵挂,心未入魔。但连城不一样,他似乎已经被魔性完全吞噬了,没有意识,没有自我,没有情感,没有是非,仅是一只嗜杀的魔。留着他,必得为祸六界。而他做为天族太子,降妖除魔、势在必行。

我却舍不得。他分明就是我的连城啊,一样的眉眼,一样的身姿,他只是暂时的被蒙蔽了,我相信他会醒过来。

“连城,你还记得那长相思吗,那两行小柳树是你亲手植的,还有你为我种的那满山桃花,你都忘记了吗?我们回妖族去好不好。你再如此任性妄为,令生灵涂炭,我真的会生气哦。”我将语声放得很轻很柔,我常听凡间的人说柔能克刚,但愿也可以用柔克连城心中魔性,将他唤回来。我将那些过往一一轻声说给连城听,希望可以唤回他的意识,停止争战,还这六界安宁。

但我失望了,连城不仅没有停止,反倒变本加厉。似乎我说得越多,他的情绪便愈是激烈,如同我那水界一般。

此时的连城如地狱修罗般,残暴无度、嗜血绝杀。目光冷酷得如同凝结万年的寒冰,周身气息黑暗冷绝。仿佛没有听到我的话,纵身腾跃,完全进入癫狂状态,不断地将长刀挥出,靠近他身边的生命被他的刀风扫中者全部消杀,无论是妖是魔还是天兵。

漫天血光,一片横尸。

忘川河底沉着的幽魂跃上水面,争抢撕扯那些掉落的残肢,一片凄厉鬼鸣声刺得人耳膜生疼。

所幸酆都大帝及身后那些鬼将尽管也受那魔性影响起了些微的骚动,但并未有过分举止,仍悬在忘川上方,紧盯着此方战势,守护着身后那片冥界大地。

此时此刻,那应是此处最后一方净土。

我豁地想起那日连城说过的话,如果有朝一日,我心陷地狱、为害六界,你要亲手杀了我,别把我交给别人。原来他早已预知了这一天,所以,他把生命交给我,也等同于把这万千生灵的性命交给我。

亲手杀了你?亲手杀了这世上最爱我的人?亲手杀了这世上我最爱的人?连城,你多么残忍,将这么痛的决定交给我,你让我如何下得了手??

可你如此狂悖,杀伐太重,我又岂能容你为祸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