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关于嫁人

小说: 仵作攻略:禁欲的墨大人主动开撩 作者: 浅忆微时光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2228 阅读进度:202/276

虽然是孩子生病,但父母同样深受折磨,不管是精神,身体,还是经济方面,哪一种都容易让人崩溃,若是三种压力一起来,很少能有人承受得住,由此可见赵氏真的很坚强。

走出几步遇到过来的墨梓玉,凌兰做了个手势表示出去再说,很快和赵氏告辞,对方很是感激送她们出门。

房门外,阿胜询问他们过来的缘由,是不是林蕊那边有了线索。

在墨梓玉沉默不语中,凌兰带着对方走出几步:“线索我们还在查,但是刚才我发现一件事想问问你,和林蕊的案子无关,纯属我个人的问题。”

阿胜倒是很配合,表示明白让她直接说。

整理着思绪凌兰轻声道:“听说赵氏为了给晓晓治病请了多位大夫还有德高望重的御医,这一年来也不停吃药,是不是需要花费很多银子?”

对于这个问题阿胜毫不迟疑点头:“那是自然,给晓晓治病用的银子如流水般!”

“看起来赵氏家境贫寒,不知如何能负担的起?”

阿胜并未察觉到不对,看了眼赵家那破旧的房门发出一声轻叹:“除了她原本的一些积蓄外,我平日卖字画的银子也给了她,再就是她没日没夜的做活,想着多赚银子能将晓晓治好,可能还有一些是借来的,那我就不清楚了。”

说到最后他眼神明显有回避,似乎有所隐瞒。

凌兰猜测,对方指的借来很可能是高利贷吧!否则躲闪什么?

“原来是这样,也够不容易的。”她无奈说着。

阿胜连声附和,说赵氏生活的非常艰难,平日舍不得花半文,所有的银子都存下来给晓晓治病...

说到最后凌兰都忍不住红了眼眶,真是太难了!

墨梓玉适时的走近转移话题,说起发现了林蕊离开林家后的踪迹,还有那辆可疑的马车,驾车的黑衣人等等,很快转移了阿胜的注意力。

可惜,阿胜无法提供更多的线索,他对林蕊和什么人离开一点头绪没有,还有墨梓玉形容的那辆马车,他同样充满问号。

————

离开赵家的第一件事,墨梓玉让天一调查赵氏的身份,还派出暗卫从即刻起盯住对方,不要放过对方的一举一动。

凌兰倒是不意外,刚才她查看过墨梓玉那双手,发现老茧的位置和赵氏那双手竟然差不多,这就说明,赵氏很有可能会功夫,不是寻常女子。

回到刑部后凌兰简单洗漱便去休息,让对方午夜喊她,还得去林府走一趟。

墨梓玉当时看了眼外面的天气,略微迟疑后倒是没多说。

结果凌兰刚躺下便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响起,从蒙蒙细雨逐渐变大,噼里啪啦的敲打着窗户,感觉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的样子。

凌兰翻了个身,伴随着雨声入了梦。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依稀间她似乎见到了死去的林蕊,对方面容姣好明显是没有出事的样子,站在不远不近的距离直愣愣看着她,面无表情,也没有开口说话。

凌兰很疑惑,下意识迈出步伐向对方走近,结果这一小段路瞧着近在咫尺,却走出了咫尺天涯的错觉,她从慢到快都无法到达对方身边,依旧是那么一段距离,最终她泄气索性放弃。

就在气喘吁吁之际,她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林蕊脸上的表情不知何时变得狰狞起来,而且怨毒的眼神似乎从她身上穿透了过去,看向别处。

几乎是迅速转身,却猛然惊醒,导致她也不知道身后有什么东西?或者站着什么人?耳边的敲门声骤然响起,很快房门被人推开。

她有些心塞,早不敲门晚不敲门,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候喊她起来...

见她已经坐起身,墨梓玉幽幽道:“刚好雨停了。”

凌兰抬眸看着男人,发现对方的黑眼圈有点重,很有可能是一直没休息,心中的烦躁顿时消散大半。

“哦!你出去等我。”她嘀咕着。

墨梓玉抬手抱着肩膀,似笑非笑道:“我就在这等你。”

凌兰不禁皱眉,她是穿着亵衣的,对方站在这儿问题也不大,可男人这是什么态度?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吧?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墨大人也不怕传出去坏了你的名声!”她意味深长的说着,也不顾及对方的存在直接下床穿外衣。

虽然凌兰饭量不小,但她却很瘦,或许如她所说正在长身体的缘故。

墨梓玉此时想着,以后应该让她在多吃点才是,嗯!府里的食谱还是得换一换。

正想着便听到对方的调侃,墨梓玉眼底浮现出了微妙情绪。

“说起来,该担心应该是你才对,你就不怕传出去以后嫁不出去了?”

凌兰哼了声!麻利的整理好衣服对着铜镜检查一番,嘴里也没停着。

“本姑娘才不打算嫁人呢!就不劳墨大人操心了。”

她的话让男人诧异,眼底带着迷茫之色。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我是说,为何不想嫁人?”

“因为我高兴啊!怎么开心怎么生活,为何一定要嫁人?一个人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做什么,不用伺候公婆,不用相夫教子,更不用面对其他女人的勾心斗角...”

她说了很多,全都是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当然,她也就是随便一说。

但是她没想过,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句话,会在这一刻呈现。

墨梓玉呆愣愣的在原地站了片刻后,嘴里低喃着她刚才的话,眼底情绪风起云涌,无限复杂,不过渐渐地又平息下去,归于平静,嘴角再次浮现出笑意,比以往都要纯粹...

雨后带着几分凉意,天空还是阴云密布,无星无月,好在吹过风的很温柔,似乎在安抚夜行归家的人。

墨梓玉施展轻功带着她飞檐走壁,这一次与树林中不同,少了几分惊险刺激,但更加令她兴奋,如同蜘蛛侠般,太帅了。

来到林蕊住处外,墨梓玉飞身落地静听着周围,凌兰则是整理衣服,顺便紧了紧领口。

很快男人指了指不远处的窗户,她点头表示明白。

漆黑的夜,月黑风高,对于今晚来说真是最适合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