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君安的消息

小说: 我家皇后又作妖 作者: 弱水西西 更新时间:2020-11-22 02:35:40 字数:4485 阅读进度:546/559

这注定将是个不眠之夜。

殿中众人一番讨论,最终定下:

朱永昊的要求,是绝对不能答应的!所以他们暂时能做的,就是尽量坚持,尽量拖延,等救援,等变数,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等太子回来!

朱永昊急着上位很重要一点原因,就是想要趁着皇帝无继承人可立,抓紧时间取代垂死的皇帝,那么他便是过的正路,他是名正言顺,所谓“谋反”之名,轻松就能揭过去。

反之,若太子新君一立,他便成了板上钉钉的谋反,对于雄图大志的他来说,绝不会想要那种状况发生。

所以,既然眼下决定要与朱永昊强硬到底,那便还得解决储君问题。

最后相商的结果是:太子若能平安回京,那太子便是储君!若到皇帝不行之时,太子还没能回京,便将扶立太孙朱宏文上位。如此,即便将来太子回来也不会诱发其他问题。

皇帝对这个决议表示认同。

因而,他们眼下要做的,便是准备京城保卫战。

发动一切人手,尽所有努力,争取一切时间,坚持到虞将军凯旋,坚持到太子登基,坚持到援兵就位……

御医院也将全力配合,尽一切办法以防止皇帝病情进一步恶化。

内阁班子再次担起重责,成为这次保卫战的大脑,将一条条政令下发,朝中百官几乎被连夜召集。文官负责制造舆论以收获民声,发动大家大族配合支持,拟写发布激昂文书一边安抚百姓?一边鼓动加入到保家卫国抗敌平贼的行动之中。

武官们分成了三部分。一部分立马投入到各大城门城墙的警戒之中?一部分开始征召民兵并简单开始培训,还有一部分加入到了军器局?帮忙加快武器?尤其是弓箭的制造之中。

各衙门则将所有兵力兵器统筹整合,各大城门全都委任了城门守将?刘统领被封守城总兵,全权掌控京中所有军务。

于彤这次在围剿反贼的行动中立下大功?所以被予以重任?直接被封了形势最严峻的四门之一——德胜门的守城大将。

几大老族主动承担下了发动捐款捐物的任务。京中百姓在听闻辽江造反,朱永昊勾结鞑子兵临城下后,也多为愤慨,用各自行动开始对朝廷表示支持。

荣安觉得自己一个孕妇?很难用行动来帮忙。于是她将囤的几个米仓?一口气全都捐了。

她直言,是秋天时候拿所有钱低价收来,打算捐于善堂的。

足足五十万斤大米。

这么大笔数目,连内阁都惊到了。

但他们很快又释怀,这位世子妃?一向后手不少,在她身上?令人惊讶之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所以并未有人去追问虞荣安哪来那么多的买米银钱,又怎会偷摸屯这么多米。

这批米?解了个燃眉之急。

京中最近动乱不少,米价一直在涨?此刻京城被围?米粮成了大问题。此刻这批大米?至少也保朝廷上下都不用与百姓抢粮,足够大军支撑个把月了。

荣安抽抽嘴,她其实……还有一个粮仓没开呢!这些年,她真的屯了好多米来着……

一夜在不踏实中过去。

天刚亮时,整个京城便弥漫了惶惶氛围。

既因朱永昊带着他的人摩拳擦掌,太阳未出就给尽了压力,九大城门外,全都是他虎视眈眈的兵力。

这让京中百姓皆有几分心惊肉跳。

此外,众人惶惶还因一个字——“粮”。

这都被围了,谁家不得想法子弄点粮?

京中米价飞涨。

内阁一帮老狐狸早有所料,却故意不加应对,只看着粮价一个时辰变了几个数。

几大粮铺的老板都叫百姓给围了。

可那些老板叫嚣:“谁叫这城被围了!你们有能耐的去找朱永昊算账啊!眼下还有粮可卖,过几日连粮都没了!大家都是个死!”

只两个时辰的功夫,城中便怨声载道,所有人都开始了对朱永昊的咒骂。而朝廷适时出面,表明了守城决心,又给所有粮铺下令维持粮价……

在听闻只要加入守卫京城的民兵队就能解决口粮问题后,京城百姓一下踊跃了起来。民兵队伍只一个上午,便迅速有了八万人报名……

这种时候,荣安也在家中坐不住。

尤其是朱永昊一早就发了话,巳时一到就攻城。看看时间,距离巳时也就一个多时辰了。

回了一趟了王府,确认财物都基本完好无损后,荣安还是入了宫。至少那里有第一手的消息。

由于昨日她力挽狂澜立下大功,此刻的她,这张脸便几乎已是通行证,从宫门一直到往日绝不可入的前朝也无人阻拦。

她一到,便有相熟的内侍将所知种种一一到来。

皇上疼痛的程度越来越重了,几乎是靠着药物和针灸才能入睡。昨晚到今早,还有两次陷入了昏迷,沉睡中只会喊痛,却就是醒不过来……

眼下的百官为了议事方便,已将办公地改到了武英殿。

距离朱永昊所定的时间越来越近,殿内外一条条政令进出,有些忙乱,也叫人焦心。

荣安只安静坐在一边听着……

有一条,吸引了她的注意。

因为两个字:“君安”。

她快速打听了一遍。

从昨日开始,城门官兵便接令,所有鸟儿禁飞京城上空。——这一条,是当时害怕朱永宁飞鸽与城外朱永昊打配合,所以还是荣安本人安排下去的。

而为防京中还有朱永昊和朱永宁的余孽,所以这条禁飞令依旧在被贯彻执行着。

可今早,西边方向突然就有大量纸鸢在天空飞过。

官兵有所察,以为是朱永昊的人在搞什么鬼,于是开始射箭打落那些纸鸢。可他们却发现,西直门外,朱永昊那些难民装扮的家伙也在射纸鸢。那模样,分明也很是警惕。

怎么?这些纸鸢与朱永昊无关吗?

城门官兵打起了精神。

一番观察,果然发现朱永昊的队伍有些乱,正在极力寻找纸鸢的来源。

“今日刮的是西风,纸鸢无线,只是就风而飞。所以在有人一口气放出大量纸鸢后,尽管双方都在射击,可依旧还是让不少纸鸢都飞进了城中。

所有入城的纸鸢都已检查,并未有夹带任何书信。但经过比对后,发现所有纸鸢都有一个共同点,便是在尾部有‘君安’二字。”

昨日的君安楼何等凶险,这消息立马引了整个内阁关注。

尤其是荣安,心下一个咯噔。

昨日城门关闭后,京中所有人事便与外界隔绝了。

外边的人,怎会突然提到“君安”两字?压根没那种可能!就是朱永昊,也不可能知晓君安楼种种。

而“君安”两字,对荣安来说,尤其重要。

唯望君安——这是朱承熠对他们未来的期许。所以才有了君安楼。

此刻突然的君安二字,会不会是朱承熠对她的报讯?报平安?

她有个直觉,这就是朱承熠!

“纸鸢呢?拿来我看看!”她急急忙忙要了纸鸢。

一看那俩字,她顿时眼一红。

这可不就是他的字?再查看了其他纸鸢,也都是同样笔迹。

朱承熠一贯隐藏得深,他对外,从来都是一手扶不上墙,谁看了都要摇头的狗爬字。可他实际那手字,荣安却是一眼能辨的。

“陶老,是不是他的字?”

陶老正觉得这字眼熟,好像不久前才在哪儿见过,此时自是立马反应过来。昨日的君安楼牌匾,可不是一模一样的字?当时他还说,这两字不错,风流且不缺风骨,也不知何人所书,原来是世子吗?

世子有这么好的一手字?倒是深藏不露啊!那……那么说,君安楼是这两人产业?

陶老惊讶,微张了嘴。

难怪了,难怪虞荣安昨日能拍板将火药全都放去了君安楼。当时他也没多想,还与几位阁老赞了老板的大气,口中应承将来一定双倍补偿老板……倒是不想……

啧啧!

这两人何止深藏不露,简直深不可测啊!

不过也是,这虞荣安就凭那绒花小玩意儿都能带着孙女发财,还知晓提前屯粮,屯那么多粮,也没什么可惊讶的了!

陶老口中应着:“是!”

“世子回来了!”荣安很肯定。

满殿众人皆大喜。世子回来,那是不是庆南凯旋了?

但一想,又觉不对。

凯旋怎会没有消息?凯旋还用偷摸,直接就举兵灭了朱永昊不是?

城门瞭望台那么高,并未发现哪儿有大量兵力存在。所以,他并未带多少人吧?

众人想通这个,又开始有些失望。

此刻京中被围,他冒着风险,就只为报平安?这么大阵仗,他肯定是要表达什么?他只是为了让他们知他已经来了?肯定不对!

肯定是有消息!

众人将送来的十几只纸鸢连中间的竹篾也都一一挑开,都没发现任何其他消息。

“其他城门呢?可有异样?比如什么顺流而下的纸船啊,荷花什么的?说不定连起来,就能得到朱承熠的消息。”

“并未有这类消息。”

“我也觉得不会。”荣安道:“朱承熠是谨慎人,重要消息若通过明面传递,咱们能破解,朱永昊肯定也能破解。所以君安二字只报平安,就是为了联络。消息,大概还没传递!”

荣安急急忙忙往外走。

“我得去瞧一眼。”亲眼看了,才能安心。

陶老等人一番商量,朱承熠既然来了,定然已知晓朱永昊很快要攻城的消息。

他这个时候将纸鸢放出来,说不定正是他们要等的转机。

几位阁老先前便已有对朱永昊拖延之意。

他们想了好几个方案,此刻却也只能,用那个略微有些过分的法子了!

几位阁老里,有一位曹阁老,是过去与朱永昊交集最少,没有仇怨的,所以这拖延之事便交到了他的手上。

时间将到,曹阁老带人上了东直门喊话朱永昊。

朱永昊早就等着朝中的好消息了。

曹阁老面相忠厚,实则比戏子还能演。

他在城门畏畏缩缩,表现得可怜巴巴,热泪盈眶,看向朱永昊方向,也是充满了乞求,身子也有一个示好的一躬。

那样的眼神,让透过千里眼看城墙的朱永昊大为受用,心下大喜,原本做好了硬碰硬准备的他一下对或许可以不费一兵一卒生起希望来了。

这些老头突然软下来,肯定是有了决策了。否则一个个如茅坑里臭石头的他们,何时服过软?肯定是决策已定又不好表现太过,所以在绷着。

朱永昊这么一想,还抱了抱拳,算是表达了他的一番“招降”心意。

之后,曹阁老说一句,声如洪钟的传令官便复述一句……

先强调:“二皇子的建议让内阁有了些分歧,还未定下最后决策。”

曹阁老这一个“二皇子”的称呼,让朱永昊的希望更大了些。须知昨日老头们来喊话时,用的可是“朱永昊”和“反贼”来称呼他的。若不是内阁已经开始动摇,这老头哪里会当着那么多人再次肯定自己得身份?

“怎么个分歧法?”

曹阁老:“三比二,只差一票。”

这话朱永昊信。以赵阁老为首的那三人一定不会答应他上位。所以他得两票支持倒也说得过去。可就差一票吗?

曹阁老见朱永昊那边没有立刻跳起来闹,一下知道有戏。稳住了。有这个希望下去,朱永昊觉不用打就能以正道拿下京城,何乐不为?

曹阁老:“皇上抱恙,眼下所有公务内阁负责。老臣希望二皇子还能稍加等待,再等一个答复。”曹阁老这话故意说得满是深意,他还豁出了老脸,再次称“臣”。

“等多久?”

“到明日。”

“原因?”

“二殿下应该昨日闻丧钟了,太后娘娘薨了,满城举哀。皇上仁孝,希望二殿下也可一尽孝道。事态特殊,所以娘娘丧事一切从简,明日是第三天,为出殡日,还望二殿下行个方便……万事还等娘娘入土为安后再行定夺。此为皇上亲口叮嘱,还望二殿下好好斟酌其中之意。皇上口谕,孝字为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