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2章 英雄迟暮

小说: 网游之止戈三国 作者: 束甲 更新时间:2020-06-30 10:38:35 字数:2276 阅读进度:1258/1265

“现在情况怎么怎么样了?”

冀州州治信都城,城主府内,袁绍疲惫的坐在座椅上,勉强打起精神问道。

审配、田丰、郭图、许攸等人面面相觑。

“元皓,你来说说。”

见众人不言,袁绍努力挤出一丝笑意,对田丰示意道。

田丰看了袁绍一眼,上前一步,指着冀州舆图道:“主公,现在形势对我军非常不利。常山郡、中山郡已经全部落入黑山贼手中,清河郡、赵郡、巨鹿郡、魏郡等地皆出现暴民,河间郡大部也被商军攻占。目前韩猛将军正在饶阳城组织军队抵御商戢军进攻。

此外,我们与渤海郡的联系被完全切断,渤海兵团全军覆灭,高览将军不知所终。”

实际上高览被俘的消息已经传了出来,不过田丰为了不刺激袁绍,将被俘改为了失踪。

袁绍闻言脸色有些僵硬,不过还是打起精神道:“无妨,只要韩猛将军能在饶城阻挡商军十天,我们就能重整旗鼓,与商戢再战。”

“报!!!”

“饶城急报!”

袁绍话音未落,突然有传令兵闯了进来。

“启禀主公,饶城传来急报。商戢调集战争傀儡百余具,猛攻饶城,城墙被攻破,韩猛将军率众出击,不低敌军,全军溃败,韩猛将军失踪,饶城失守。”

袁绍身体明显的晃了晃,若不是旁边的侍卫见状搀扶了一把,恐怕都有摔倒的可能。

不过很快,袁绍轻轻推开搀扶他的侍卫,强行挤出一丝微笑道:“无妨,孟德与玄德两人就在青州,本将这就下修书一封,请他们两人火速派兵支援。”

“青州急报!!!”

然而,袁绍话音刚落,又有传令兵飞奔而来。袁绍眼皮一跳,心头有种不详的感觉,不过还是强装镇定,挥手道:“念!”

“启禀主公,青州传来消息,刘备军与曹操军已经与赵云所部停止交战,且曹刘联军正在向后撤退,坊间传言貂蝉投降商戢,曹操恐雒阳有失,正在火速撤兵;刘备军孤木难支,也在撤军。”

袁绍眼前一黑,又晃了晃,有了上次的教训,侍卫这回行动就快多了,不待袁绍反应就扶住了他。

“无妨!无妨!麹义麾下还有千万精锐大军,只要麹义发起反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听了袁绍的安慰之言,田丰几人神色突然有些怪异,几人互相对视一眼,却没人敢开口。

袁绍心中一紧,心跳立即飙到了一百八,转头看向田丰,低声道:“元皓,你……你们可是有事瞒着我?”

田丰犹豫了一下,起身抱拳道:“主公,我们与麹义的联系已经断了三天了,三天来我们前后派了十三波人马前去传令,却无任何反应,恐怕……恐怕…………”

“噗!”

袁绍听闻只觉眼前一黑,胸中烦闷不堪,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然后缓缓的昏倒在侍卫怀中。

“主公!主公!!主公!!!”

随着袁绍昏倒,大厅中立即乱作一团。

麹义的叛变给了袁绍最后一击,彻底瓦解了袁绍的精气神。

事实上,按照时间推演,现在已经是公元199年了,而历史上袁绍死于公元202年。这些年在商戢的压迫下,袁绍的压力远远大于历史同期,应付商戢都搞得心力交瘁,这次一连听到数个堪称致命的坏消息,刺激之下吐血昏倒也不足为奇了。

至于麹义的背叛就更不稀奇了。

无论是历史上还是游戏里,麹义都称不上忠贞,且性格嚣张跋扈,先后被两任主公所忌惮。袁绍势大的时候当然听从袁绍的话,可现在袁绍都山穷水尽了,麹义自然不为袁绍陪葬。

本来按照袁绍的命令,麹义应该率军从青州返回,镇压后方的黑山军。但麹义脱离青州战场之后,就在清河郡甘陵城驻扎下来,按兵不动,并且秘密清洗了军中袁绍的嫡系将领,再度行拥兵自重的把戏。

当天下午,经过紧急救治,袁绍终于苏醒过来。

但他的苏醒也于事无补,商戢军的前锋已经抵达了下博,下博城守将不战而降,信都北大门洞开,冀州最核心的位置为商戢军敞开大门。

而之前在涿郡,袁绍亲领的冀州军主力溃败,溃败过程中至少超过七成的军队被俘或逃窜,袁绍更是一口气逃回了信都,同时将手头最后的机动军队交给韩猛,令韩猛守饶城,同时疯狂的收拢整顿军队。

结果商戢军出动了久不露面的战争傀儡军团,摧枯拉朽的摧毁了饶城城门,攻破饶城,击溃了袁绍最后的可战力量。

饶城一战即灭,袁绍根本没有时间收拢整顿军队,此时诺大的信都城,真正能拉去与商戢军一战的仅剩十万的袁绍的亲卫军,其余百多万军队用于维持秩序还凑合,与如狼似虎的商戢军决战,那绝对是一触即溃的下场。

刚刚苏醒的袁绍非常虚弱,脸色蜡黄,神情萎靡,袁绍次子袁熙跪在床前,神情悲哀。

袁绍共三子,其中长子袁尚负责镇压黑山军,后来战败,不知所终。幼子袁谭,与曹昂等人去吕布军中为质,后被困睦州,暂时也是杳无音讯,目前仅次子袁熙在身边。

见袁绍苏醒,袁熙大喜,旁边候着的田丰等人也纷纷围拢过来。

“主公,您可要保重身体啊!”

田丰上前一步,蹲在袁绍床前,有些悲伤的说道。

袁绍抓住田丰的手,虚弱的道:“元皓,我恐怕是要不行了。我年纪一大把了,死不死无所谓,可熙儿还小,求元皓给他某一条活路!”

袁绍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无不变色,袁熙更是痛声大哭起来。

田丰抽了抽手,却发现袁绍虽然虚弱,但这手却握的异常的牢固。犹豫了一下,田丰道:“主公安心休养,属下就是豁出这条性命也一定保住几位公子的安全。”

听到田丰的保证之后,袁绍微微点了点头,这才放开田丰的手。然后艰难的转过头,对旁边寸步不离守护的颜良道:“公骥,从现在开始,你只听从元皓的命令,其余任何人都不需理会。”

许攸、审配等人面色齐齐一变,不过作为当事人的颜良倒不为所动,抱拳道恭声道:“末将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