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我叫阿兽,海都兽”

小说: 甜梦怪投胎记 作者: 朱娜神婆 更新时间:2022-05-20 字数:3488 阅读进度:17/32

“我们之前刚收到消息,两名萨莱勇士离开了附近的村庄,还带了一名女孩。”兵士朝苍兰点点头。“和那边那个女孩年纪差不多。”

“这儿没什么勇士,先生。我们和你没有争执,和布雷王爷也没有什么纠葛,我想你的主人是他吧。”苍兰说。

“姑娘,你知道你说的是什么话吗?带我们的敌人遮掩,你就要对我们负责任,无论你是什么年纪。和你同行的是什么人?”

“我已经说过了,先生,那个傻子是欠债的人给我们的,代替谷物和钱币。他要干至少一年的活,替他们家还债。”

“你肯定没弄错吗?”

“我不知道你们要找谁,但肯定不会是这个可怜人,你把时间和精力花在我们身上,而你的敌人却在别的地方逍遥自在。”

兵士考虑着这句话,他的样子开始有些犹豫了。“尊敬的兀鲁思,”他问。“对于这些人,你了解多少?”

“我和马儿在这儿休息,他们从这儿经过,和我们碰上了。我相信他们是老实人。”

兵士又一次仔细看着我的面孔。“一个不会说话的傻子,是吗?”他向前走了两步,举起剑,剑尖对着我的喉咙。“但他一定像我们一样害怕死亡吧。”

我看得出来,兵士第一次犯了个错误。他离他的对手太近了,现在我有可能突然行动,在他的剑刺出之前,抓住他握剑的那条胳膊,尽管这样做仍然有很大危险。我继续咯咯的笑着,又冲身旁的札木傻笑。但是,这一次,兵士的行为,似乎引起了兀鲁思的愤怒。

“先生,在一个时辰前我还不认识他们,”他喊道。“但我可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受人欺负。”

“兀鲁思,这和你没有关系。我希望你能够保持沉默。”

“兵士,你好大的胆子,敢对唆鲁禾的勇士这么说话?”

“这个傻子,”兵士继续说话,完全不理会兀鲁思,“会不会是乔装改扮的勇士?他手里没有武器,也就没什么区别。无论他是勇士还是傻子,我的剑都够锋利。”

“他好大的胆子!”兀鲁思自自语道。

灰白头发的兵士也许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往后退了两步。回到了之前站的地方,手里的剑的位置也低下来,放到了腰部。“傻子,”他说,“往前走,到我这儿来。”

“求求您了,放过我们吧”苍兰说。

我走到近前,兵士不拿剑的那只手伸了过来。我想把他推开,我们两人扭打在了一起。

一刻,我们的跛马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叫声。兵士愣了一下,我抓住这个机会挣脱开来。这匹跛马之前还懒洋洋的在啃草皮。突然转过头,朝我们冲过来。

兵士自己的马在他身后一阵慌乱,让他更加疑惑,等他回过神来,我已经跑出攻击范围之外。我们的跛马以惊人的速度奔过来,我做了一个朝一边跑的假动作,实际上跑向了另一边,同时发出一声呼叫,母马放慢脚步,身体挡在我和我的对手之间,这让我几乎可以悠闲地在离柳树几步远的地方站好位置。我们的跛马又转过头,聪明地在后面跟上我。此刻,我静静地站在那儿,不过一只手里多了一把剑。

苍兰不自觉的低声叫喊出来,札木一只胳膊揽住她,把她搂在身旁。另一侧的兀鲁思嗯呢一声,似乎是对我的动作表示赞赏。他一只脚踩着凸起的柳树根,一只手搭在膝盖上,兴致勃勃地观看着。

现在,灰白头发兵士背对着苍兰和札木: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因为他现在必须面对我。我发现,这位兵士刚才那么娴熟、那么镇定,现在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他朝他的马望去,马受了惊,已经跑到远处。似乎是想恢复信心,他举起剑,双手紧握着剑柄,剑尖略微高出肩膀。我知道,这个姿势欠考虑,只会让胳膊上的肌肉疲乏。我慢慢朝他走去,在他跟前几步远的地方停下来,一只手拿着剑,剑的位置很低。

“尊敬的兀鲁思,”兵士说话的语调不一样了,“我听见你在我背后走动。你是否和我站在一起,共同对付这个敌人?”

“我站在这儿保护这位好心的姑娘,先生,除此之外,这场争议和我没有关系,你刚才也这么说过。这位年轻人也许是你的敌人,但目前还不是我的敌人。”

“这人是萨莱人,尊敬的兀鲁思,到我们这儿来捣乱。帮助我对付他吧。”

“我有什么理由因为他是陌生人就拿起武器对付他呢?是你粗鲁地闯进这个宁静的地方。在我的眼里,没有什么萨莱人、扎鲁人之分。我只是唆鲁禾的勇士。”

一阵沉默。然后,兵士对我说;“你要一直不说话吗?先生?现在我们俩面对面,你也该露出真实面目了吧!”

“我叫阿兽,海都兽,先生。没错,我是从心形山麓来的萨莱人。你的布雷王爷好像要对我不利,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并不知道,我只是和平地旅行。”

“尊敬的兀鲁思,”兵士喊道,“我再一次请求您,请您帮助您的扎鲁同胞。”

“请不要这样说,先生。我从来没有承认自己是扎鲁人。尽管笃哇没有对我赶尽杀绝,但是我一刻也没有感激他。”

“我请求您,这是个无法为天的家伙,随时都会动手。从他眼睛里,我能看出来。告诉您,他可是到这儿来捣乱的。”

“我捣乱什么乱,你倒是说说看,”我说。“我和平地在旅行,包里只有一把剑,那是用来对付野兽和土匪的。如果你能说出我的罪行,现在就说吧,动手之前我愿意先听听你的指责。”

“年轻人,我不知道你究竟捣了什么乱,但布雷王爷要除掉你,我相信他。”

“这么说,你说不出我做了什么坏事,却急匆匆地追上来要杀我。”

“兀鲁思,我请求您帮助我,他虽然勇猛,我们两个人,加上谨慎的策略,也许可以打败他。”

“先生,我要提醒你,我是唆鲁禾的勇士,不是你们布雷王爷的走卒,我不会因为谣传或者对方是外国人,就对陌生人动武,在我看来,我拿不出对付他的充足理由。”

“那你是逼我说了,先生。这个消息,是布雷王爷允许我听的,虽然这样的机密,像我这样职位低的人没有权利知道。这个人到我们这儿,是要杀死母龙魁格。”

“杀死魁格?”兀鲁思似乎真的给搞糊涂了,他从树下大步走过来,瞪着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到我一样。“这是真的吗,年轻人?”

“我不希望对您撒谎,尊敬的兀鲁思。我是杀死了一只食人兽。”

“这个还是我来解释吧。先生们。”苍兰说:“我们是杀死了一只食人兽,但完全是为了从它口中救出一个名叫多图的男孩儿。他被两只食人兽抓进了密林。是这两位萨莱勇士——此刻,您正在用剑指着其中一位。说句实话,先生,您不该这么做。是他们救了可怜的男孩儿多图。”

“杀死魁格!你是真的要杀死魁格?”兀鲁思叫了起来。

“尊敬的兀鲁思,那只母龙在这个地方游荡。如果杀死她,真的可以驱散这四起的迷雾,我倒是很乐意这样做。而现在我们不过是杀死了一只普通的食人兽。就成了你们的敌人吗?”

“杀死魁格!这可是我的任务!你难道不知道吗?”兀鲁思说。

“这件事情我们回头再谈。让我先对付这位兵士”。

“敬爱的兀鲁思,如果你不来帮助我,恐怕这就是我的末日了!”兵士说。“我恳求您先生。拿起武器对付这个萨莱人。”

“放下你的剑,”我对兵士说,“我还可以放过你。否则,你就要当场丧命了。”

兵士犹豫了片刻,然后说道:“之前我以为自己很强大,一个人就能对付你,但现在我看得出来,先生,那是愚蠢的想法。我狂妄自大,可能会因此受惩罚。但是,我绝不会像个懦夫一样放下武器。”

“阿兽,”苍兰突然说道,“让这位兵士放下剑,骑马离开吧。之前在桥上他放过了我们,他可能不是坏人。”

“如果我按你说的做,他会把我们的消息告诉别人,肯定很快就会带着二十名兵士回来,甚至更多。那时候恐怕就不会有什么仁慈了。”

“也许他愿意发个誓,不会出卖我们。”

“你的仁慈让我感动,姑娘,”灰白头发的兵士接过话头,但眼睛仍旧盯着我。“但我不是恶棍,不会卑鄙地利用别人的好心。萨莱人说的没错。放我走,我就会像他说的那样做,因为这是职责所在,我没有别的选择。但我感谢你说了这些好话,如果这是我生命的最后时刻,那么我离开这个世界时,心里也会因为你的话更加平静。但在这场决斗中,命运仍然有可能眷顾我,到那时候,你也许会后悔曾为我求情。”

“很有可能,”苍兰说着,叹了口气。“那么,阿兽。你要为我们尽力啊。”

“这个你可以完全放心,阿兽是我们萨莱勇士,而且是最勇猛的那一个。”札木站在兀鲁思和苍兰身边。目光警惕,似乎从不眨眼。

我能听到灰发兵士的呼吸声,现在声音更响了,因为每次呼气,他都会发出一声吼叫。向前冲时,他将剑高高举国头顶,这种攻击方式看起来草率,甚至是自杀;但是,到我跟前的那一刹那,他突然改变了线路,做出向左进攻的假动作,剑也放下来,和臀部一般高。但我已经预料到了,我的本能使我足以察觉。我侧身避开,拔出剑横着迎上冲过来的兵士,动作干净利落。他发出一声像水桶丢到井里撞击水面的声音,然后附身跌倒在地。

s..book528862637090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甜梦怪投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