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博果尔册封襄亲王,顺治废除无为教,孟古青受孕

小说: 清初情缘 作者: 闪善银光 更新时间:2020-06-30 11:17:13 字数:4104 阅读进度:439/444

<>app2();

博果尔在院子里面抽陀螺玩,贵太妃娜木钟瞧见了说:“儿子你怎么一天到晚就知道玩也不去参加军事训练也不去帮你皇帝哥哥赈灾安抚百姓?”

博尔果:“额涅,我好不容易不用去上书房您就让在宫里面玩一会儿嘛这军事训练不是我不想参加而是我没到年龄参加不了得满了14岁娶了福晋才能参加呢,这赈灾百姓皇上哥哥做了就行了,我一个无名阿哥做了也没人谢我不是,还不如在宫里面抽陀螺玩呢。”

娜木钟觉得博果尔不求上进于是教育道:“博果尔您可不能这么耽误正业,这是可关系到你将来能够考封到什么爵位,你看那个巴克度迎娶了佐领的千金但是没有军功没有民望倒现在为止连个贝子都没有封到。”

博果尔:“额涅您多虑了巴克度没有得到爵位那是因为他是十五叔的庶出子,任他再怎么努力也不会有太大的爵位,就更别奢望郡王亲王这样尊贵的爵位了而我是额涅和汗阿玛的儿子出世就注定是更为高贵的出生。”

娜木钟:“话是这么说可是也不每个皇上的孩子都可以得到亲王爵位你看高塞和常舒就没得到。”

博果尔放下抽陀螺的鞭子给娜木钟按揉肩膀道:“额涅,您放心吧,儿子会给您争气的这册封亲王是早晚的事情甭担心。”

娜木钟:“你叫我怎么能不担心呢你。看来,我还得去慈宁宫拜访拜访太后让她给皇帝说说”

博果尔亲吻了娜木钟的脸颊说:“额涅我出宫去逛逛好久没吃王致和的臭豆腐了。”

娜木钟:“五天之前你不是才去的吗?”

博果尔说:“额涅,五天前我是和小欧尼去的没有带本珊娜,这本珊娜都生气了,好歹人家是我未过门的福晋我得带她去吃点小吃是不是?”

娜木钟:“儿子你有一点抠啊你带未来福晋去吃东西就吃几块臭豆腐啊你不能请人吃大餐吗?”

博果尔:“额涅,这本珊娜在贝勒府出生贝勒府成长这好吃的大餐她铁定是吃了很多所以呀在饭馆吃大餐那对本珊娜这样的女孩子没吸引力。所以就和她一起吃这民间小吃啊。”

娜木钟拿了一百两银子给博果尔说:“那么早去早回呀。”

博果尔:“额涅这王致和的臭豆腐才8文钱一份您给我100两是不是了?”

娜木钟:“是啊王致和的几块豆腐花不了几个钱但是我儿子和我未来儿媳出去就吃几块臭豆网未必太寒酸了所以呀我得给多一些。”

博果尔顽皮地说:“那么您怎么不给我三百两五百两?”

娜木钟:“我不是怕你乱花吧,你再不出去,本珊娜可是要等急了。”

博果尔出去玩了之后,娜木钟就带上礼物去慈宁宫看望布木布泰,娜木钟:“太后这是我们阿霸垓旗的特产红参希望您喜欢。”布木布泰:“姐姐客气什么?”娜木钟:“既然太后把我当做姐姐我自然是要给您馈赠礼物的呀。”布木布泰:“姐姐的心愿我会帮助姐姐达成的。”

几天后,博果尔被册封为和硕襄亲王。

因为福临连续10天和新皇后阿斯坦琪琪格宿在一起,伺候膳食的宫人觉得静妃定会不受重视所以他们给孟古青的膳食就敢怠慢了。

卓雅差遣裘一苗去领取膳食,结果得等近半个时辰分钟才等到,卓雅问:“一苗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裘一苗道:“卓雅姐姐不是奴婢磨叽而是御膳房的人故意慢吞吞的让我在新皇后,端顺妃之后领取膳食。”

卓雅:“有这等事?我去找他们去?”

裘一苗道:“卓雅姐姐再去找他们这菜该凉了。”

卓雅:“先把菜给娘娘拿进去吧。我去看看这御膳房在搞什么鬼?”

裘一苗:“是。”

秋一苗小心地把饭菜放在桌子上给孟古青吃,卓雅去了御膳房问:“今儿谁当值啊。”

御膳房管事:“奴才邱吉茂是这御膳房的管事不知道姑娘今儿来所谓何事?”

卓雅:“我们静妃娘娘的饭菜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分送?”

邱吉茂:“哦,原来是静妃娘娘等得久了所以差您来问责了但是奴才也是按照规矩办事先做太后的,皇上的然后做皇后的淑妃的最后才是庶妃的奴才的。”

卓雅:“我们静妃娘娘虽然不做皇后了但也是皇上枕边的人还轮不到你们这些御膳房的奴才欺负。”

邱吉茂:“这皇上半个月没翻静妃娘娘的牌子这静妃娘娘哪还有资格先吃午膳呢?”

卓雅:“你别忘了我们静妃娘娘还是皇上的姑表妹呢。”

邱吉茂:“忘不了这不四菜四汤给您送去了您还要怎么样是想加个鸽子还想加只烤全羊给银子就成。”

卓雅:“您别欺人太甚。”

邱吉茂:“奴才可没欺人,在宫里面离了皇上的宠您想过好日子就得给奴才们使用金钱交易否则别想吃得太好否则没那个胃消化。”

卓雅知道不是这势利小人的对手于是立刻离开了御膳房去了乾清宫看到新皇后和福临一边共进午餐一边说笑她真替孟古青妒忌但是她得想办法让福临知道孟古青受了委屈,于是她托人把此事告诉了济尔哈朗因为她晓得济尔哈朗说话福临还是听得进去的。

济尔哈朗问苏泰:“苏泰,新后进宫,原来的皇后现在的静妃就被宫里面的奴才欺负您看这个忙我帮呢还是不帮呢?”

苏泰说:“爱根,您无论是帮或不帮您都有理您是皇上的堂叔,是他倚重的和硕叔和郑亲王,您只可以给皇上些建议但不能干预他后宫的事情这是您的分寸。”

济尔哈朗思考了说:“那我三天后在咱郑亲王府设宴宴请皇上过府吃饭。”

苏泰:“请皇上吃饭什么由头呢?”

济尔哈朗:“就以和皇上交流弓马为由吧。”

苏泰:“还是以请皇上欣赏牡丹花为由吧这交流弓马也不一定在咱们府上而且和为废后说话沾不到边儿。”

济尔哈朗:“那还是你的法子好。就这么办我去给皇上下请柬。”

御门听政的时候,福临升了苏宏祖,萧时彦的官,李震成报:“禀皇上有见事情您不能不管?”

福临:“什么事情?”

李震成:“皇上这个无为教成立于明朝正德年间原先是注重内丹修炼的但是创教人罗梦鸿去世之后他们门下的弟子盲目修炼导致许多教众因为对佛道经典断章取义盲目修炼乱食丹药甚至逼迫百姓加入其中行事与不良邪教相似该对他们的行为禁止。”

福临:“无为和永乐年的白莲教有什么区别?”

李震成:“无为教很可能就是源自白莲教他们信奉的都是无生老母都有骗取人钱财的行为。”

福临:“那么就尽快查获无为教避免百姓误入歧途。”

李震成:“皇上这个需要人去无为教卧底的。”

福临:“我亲自去卧底好不好?”

李震成:“哦皇上万分重要自然不不能去涉险。”

济尔哈朗:“既然皇上不能涉险那么不如让戴风和度他们卧底无为教”

福临:“堂叔这是何意?”

济尔哈朗:“戴风是阿济格的手下但是他机灵勇敢但是阿济格犯上作乱的时候他懂得急流勇退说明此人做事有分寸,因为受阿济格牵连,和度,戴风都丢了官职此次让他们戴罪立功事成之后可以给他们一个合适的官职或赏赐。”

福临:“那么就按照堂叔说的办,堂叔还有何事?”

济尔哈朗:“皇上老臣府邸的牡丹花开得正好故请皇上移步郑亲王府欣赏牡丹花。”

福临:“好那就明天晚上去吧。”

济尔哈朗通过宦官给福临递了请柬。

次日晚上,济尔哈朗以及郑亲王府所有的人热情招待了福临,济尔哈朗先是学着文人墨客给福临吟了牡丹花的诗歌:“落尽残红始吐芳,佳名唤作百花王,竟夸天下无双艳,独占人间第一香。”

福临:“叔王,您叫我来这儿欣赏牡丹花恐怕不是光是欣赏牡丹花吧。叔王有什么话就直接和我说吧。”

济尔哈朗:“皇上,您之前废后我没有说什么,但是我现在细细想来却觉得您废后废得有些过了皇后她本是高贵的格格如同这牡丹花一样既美丽又高贵。”

福临叹了口气说:“叔王,我何尝想废掉皇后而是不得不废掉她要说容貌性情孟古青可以说是千里挑一的佳人但是她为人过于骄傲了我不不得不废她。”

济尔哈朗说:“皇后纵然是有几分骄傲也是她可敬可爱之处。如今她被废了,连御膳房的奴才都敢怠慢她,前几天伺候她的宫女去御膳房取午膳居然足足等了半个时辰这前天她的衣服脏了浣衣局也敢怠慢把她衣服上的丝线给洗短了也没个表示。”

福临:“叔王如何得知?”

济尔哈朗:“不瞒皇上,我府上的娉婷和伺候静妃的卓雅是有些私交所以卓雅就委托娉婷把此事告诉我,我经过思考之后觉得该让皇上知道此事。”

福临:“既然叔王都要为她做说客了我还能继续任由奴才们践踏她的尊严吗?今天晚会儿我会去静心阁和她一起度过长夜。告辞了叔王。”

晚上,孟古青为福临唱了蒙古语版本的长相思长相守,福临拉着她的手说:“长相思长相守我从未听过蒙古语版本没想到你能唱得这么动听。”

孟古青:“皇上要是喜欢听我就再唱一遍。”

福临听完之后亲吻了孟古青的唇然后把孟古青抱到床上去,轻轻地解开扣子和她一夜温存

次日御门听政之后福临赏赐了孟古青一个精致的孔雀净瓶。卓雅:“这是搬到侧园以来皇上第一次给您赠送礼物。”孟古青刚准备把孔雀净瓶收起来,这淑惠妃进来拜访

她们互相行礼,然淑惠妃却提出了要把孔雀净瓶拿回去把玩的意见。

孟古青:“妹妹想要把玩可以在我这儿把玩何必一定要拿回去。若是想要何必说是纳拿回去把玩。卓雅收好了。”

卓雅:“是”

这淑惠妃只得立刻离开并且孟古青不肯借孔雀净瓶的事情告诉了阿斯坦琪琪格,阿斯坦琪琪格:“不就是个瓶子吗?我这坤宁宫正殿有的是你想要几个都有。”

福临再次临幸了孟古青,两个月之后,阿图公主再次回京,宫里面召开筵席,孟古青在筵席中出现了干呕的现象,福临宣太医查看,太医把脉后说:“皇太后,皇上,静妃娘娘是有喜了。”

众人一起当场道喜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愿意静妃生下福临的孩子。

<>app2();

(https://www.x/read/160227/76998305.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