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无字书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6 01:37:04 字数:3301 阅读进度:337/573

黄炎的声音一出,三个女人立即闭上了嘴。

“你们闹哪样?”黄炎摸了摸脑袋,盯着她们三人看了看。

“没什么啊,我们聊我们的,你一男人搀和进来干嘛,快闪一边儿去!”绮绮朝黄炎挥了挥手,示意他快点离开。

黄炎没走,在她们身旁蹲了下来,“蛊毒和邪术,你们是不是在琢磨黑袍和沈婉凝呢?”

“……”沐云槿一愣,发觉黄炎这人还真是聪明,这都能被他给联想起来。

“你们好端端的,为什么谈起他们了?”黄炎将她们的沉默当做是肯定了自己刚才的问题,继续问道。

沐云槿望天,撇了撇嘴,“随便聊聊而已的。”

“唉,你们真是无趣,我黄小爷快无聊透了,你们也不分享点趣事给我。”说罢,黄炎站了起来,往一旁走去。

黄炎走后,绮绮和花缨凑近沐云槿,打趣的道,“这小子鸡贼着呢,八成刚才已经偷听到了我们的话了。”

“这件事情,再缓缓吧。”沐云槿微叹口气。

绮绮和花缨赞同的点头。

篝火晚会结束后,凰羽阁一众弟子三三两两的都回木屋休息,连绮绮和花缨都困的回了自己房间。

唯独沐云槿一人躺在草地上,看着满天星辰。

……

日初之前,沐云槿按照风玄道人的要求,悄悄的从凰羽阁离开,前往水云寺。

两个时辰后,沐云槿的身影出现在水云寺外的一棵大树上。

此时沐云槿抱着树干,视线落在前面不远的水云寺那里。

此刻的水云寺大门外面,站满了一众皇宫里的禁卫军,从远处看去,黑压压的一大片。

沐云槿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此刻从城内的方向,又驶来一辆精致的马车,马车的四周,同样跟着一大波禁卫军。

对于这么多禁卫军突然出现在这水云寺,沐云槿心底一沉,忽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难道是容妃被发现了?

马车在水云寺的门口停了下来,见到马车上走下来的人后,沐云槿眯起了眼。

又是楚清。

昨日他便来过这里,今日怎么又来?

还带了这么多的禁卫军。

眼见着楚清已经走进水云寺里,沐云槿看了眼四周,飞身往另一侧小路绕去。

来到密道时,沐云槿咬牙,还想着今日光明正大从正门进来的,没想到这会儿还是得钻密道。

……

一盏茶后,沐云槿从假山后面的密道探出了脑袋,感知了一下四周传来的气息后,悄悄的钻出了身子。

刚准备钻出来,听到前面一阵脚步声后,立即又躲了回去。

不一会儿,几道脚步声在她的头顶站定。

紧接着,传来几句说话的声音——

“你们几个,四处搜查一下,这水云寺里还有没有其他的猫腻!”

“是!”

“搜查完后,去前面复命!”

话落,脚步声四处散开。

沐云槿屏着呼吸,站在密道的台阶上,听到头顶传来的话后,眉心紧紧的皱起。

水云寺的猫腻……

看来真出什么事了,不然不会一大早的来这么多的禁卫军。

沐云槿想罢,听了听头顶的脚步声,发现脚步声渐渐散去后,探出了身子,环顾了一下四周,此刻自己的周围,仅有一名禁卫军在搜查。

沐云槿捡起一块地上的石子,朝着那名禁卫军打了过去。

那禁卫军一下子被他的石子击中了麻穴,整个人晕死了过去,倒在了地上。

沐云槿爬出密道,将那昏死过去的禁卫军吃力的拖到一旁后,沐云槿扒下禁卫军的衣服,快速的换上。

换上禁卫军的衣服,沐云槿用自己原先的衣服将那禁卫军捆了起来,将他的眼睛蒙住,又用布条塞住他的嘴,将他扔进了密道里,随后按下密道出口的机关,关闭了密道。

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身后传来一道声音,“你怎么还在这里,快点儿,前面集合了!”

“哦,知道了!”沐云槿压了压嗓子,低着头跟着说话的禁卫军往前走去。

去前面的路上,沐云槿跟在那名禁卫军的身后,走了没几步后,才发觉整个水云寺里面都已被禁卫军包围。

走着走着,前面的那名禁卫军忽的放慢脚步,等了等沐云槿,“唉,小李,真是没想到,怀远方丈平日里看着道貌岸然的样子,竟然会做出此等大逆不道的事情,这回被抓入宫,怕是凶多吉少。”

怀远大师?!

沐云槿眼眸一瞪,不是容妃吗?

他们抓怀远大师做什么?

“这个,都说不准呢!”沐云槿粗着嗓子,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

“可不是嘛,谁又能知道,这祈福还愿的水云寺,竟然包藏着这么大的一个秘密,如今这秘密被抖出,怕是整个西元国都要翻天了!”禁卫军道。

沐云槿越听他这么说,心里越急,这到底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水云寺除了如今藏了个容妃,其他还能有什么事情?

跟着那名禁卫军来到前面佛堂时,还没走近,沐云槿老远便看见怀远大师被绑着双手,正被几名禁卫军押着,往外走去。

怀远大师面如死灰,走了几步后,似乎感知到了什么,偏眸朝沐云槿这里瞥了一眼,见到沐云槿后,眼里明显闪过诧异。

沐云槿愣在原地,此时蓦地一道秘音入耳——

“王妃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沐云槿听到怀远大师传来的秘音,张了张嘴,余光瞥见楚清要踏出门的身影后,立即转身折回了方向。

临走前,压低声音,对着那名禁卫军道,“我再去找找这里有没有其他的东西。”

说完,沐云槿快步离开。

踏进安心堂时,沐云槿见四周无人,小跑进了观音像后面的窗户里,刚一只脚跨进窗户,一道强劲的真气将她卷进了破书阁里。

沐云槿稳了稳心神,准备出手时,才见将她带进来的人风玄道人,“师父,怎么是你?这里到底出什么事了?”

沐云槿看着面前神色凝重的风玄道人,很明显他也是从密道里进来的,不过走的是安心堂的密道。

风玄道人今日的面色格外的黑沉,紧盯着沐云槿,“你可知道一份无字书?”

沐云槿摇头,“那是什么?”

“这份无字书,曾经被秦太妃埋在水云寺的桃树底下。”风玄道人低沉出声。

“桃树底下?”沐云槿眼眸一缩,恍然间记起秦太妃当初临终之前,曾经告诉她水云寺的桃树底下有什么东西。

可她那时候,翻遍了水云寺所有的桃树,都没有在桃树底下翻到什么东西。

此刻风玄道人提起这封无字书,沐云槿只觉得心跳加速,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尖慢慢的渗了出来。

“你真不知道?”对于沐云槿的反应,风玄道人似有几分诧异。

沐云槿摇摇头,眼神迷茫。

“当初得知秦太妃在桃树底下埋了东西,怀远已经先一步取了出来,但那是一封设了秘术的无字书,不懂破解秘术者,无法读得无字书上的内容。”

“几个月前,你的母亲**雪作为圣女使者来到西元国,怀远将这封无字书给了她保管,而她也能破解无字书上面的内容……”

沐云槿抿唇,眉头紧皱,“今日怀远大师被抓,和无字书的内容有关?”

“你知道无字书的内容是什么吗?”风玄道人看着沐云槿,语气微微加重,眼神复杂。

“是什么?”沐云槿下意识的攥紧拳头。

风玄道人叹了口气,眸光又暗了暗,“无字书的内容是——”

“西元国六皇子楚厉,乃南庭国国君云广尧之子,非西明皇楚晋亲生骨血!”

沐云槿猛地瞪大眼,激动的抓住了风玄道人的手臂,“师父,你说的是真的?”

这事怎么能被爆出来呢!

沐云槿感觉要疯了!

“丫头,为何保管在你母亲那里的东西,会落到了楚清的手里?今日早朝时,是燕丘淮捧着这份无字书上了朝堂,向西明皇道出了此事!”

“我母亲?”沐云槿咬唇,心忽然慌乱了起来,“这东西应该不是我母亲公布出来的,其中必定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沐云槿想到这,蹲下身,痛苦的捂住了脑袋。

“现在,西明皇已经将宁王府查封,将府中所有的下人都押入了大理寺里,就连怀远,也被燕丘淮说成是知情不报,这会儿也被押往了大理寺,等待候审!”风玄道人淡淡道。

沐云槿闻言,顿住咬住了下唇。

这件事情,怎么忽然就会曝光了,桃树下的东西,她几乎早已将这个茬给忘记了,没想到有朝一日,会成了致命的关键。

还有秦太妃,她怎会知晓这一切?

没想到他们这些活人,还能被死人给摆了一道!

“师父,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沐云槿叹气,脑中一片空白,完全没了任何的主意。

风玄道人重重的叹了口气,“丫头,你知道现在整个蝶花城里,都在传什么吗?”

沐云槿满脸疑问看向风玄道人。

“因为那无字书是从你母亲那里传出来的,现在这件事,所有的矛盾都对准了你!所有人都在传,是你故意泄露了无字书的内容,要置楚厉于死地!”风玄道人开口。

闻言,沐云槿呼吸一窒,整个人变得慌乱起来,“我怎么可能会害楚厉!师父,怎么办啊,楚厉该不会也以为是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