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会是谁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6 01:36:52 字数:3247 阅读进度:313/573

还未靠近沐云槿,一团黑雾已经朝着逼近沐云槿的黑衣人袭来,为首几个黑衣人触及到黑雾后,纷纷倒地。

花缨跑了过来,抓起沐云槿的手腕,往一旁跑去,“主子,我们先走!”

沐云槿跟在花缨身旁,顾及身体,根本不敢用力跑,只能脚下步子快些,可后面黑衣人仍旧穷追不舍追了过来。

花缨知道沐云槿这两日身体不好,于是松开她,“主子,你先走,我在这里抵挡一会儿。”

沐云槿咬唇,点点头,往房间的方向奔去,准备去找玉哨。

没走几步,身后的花缨与黑衣人们陷入苦战。

沐云槿脚步匆匆,来到后院的方向时,原本空无一人的院子里,四面八方又涌出了一批的黑衣人,将沐云槿团团围住。

沐云槿被围在中间,沉下脸色,四周浓重的杀气,让她全身心戒备起来。

“你们是谁派来的?”沐云槿绷着脸开口。

“将死之人,不必知道那么多。”一名黑衣人冷笑,说完便挥刀朝着沐云槿袭来。

沐云槿后退一步,眯起眼,抽出手腕的凤尾鞭,朝着迎面而来的黑衣人打去,一鞭子落下,仅打出了两分力道。

黑衣人挨了一鞭子,不痛不痒的耸了耸肩膀,“看来传闻有误啊,主上派了我们这么多人来杀她,真是浪费人力……”

话落,一旁的黑衣人纷纷发出嗤笑声。

沐云槿咬着唇,眼下的情形,真的恨不得让她冲上去杀光这些人,但她知道,她现在不能动武,也不能动怒。

该死,到底是谁……

“兄弟们,杀了她!”为首的黑衣人发号施令,话一出,四周刀光一闪,一众黑衣人全数挥刀砍向沐云槿。

沐云槿被这刀光剑影一下子晃了眼,一颗心高高的提起,一手捂着小腹,一手握着凤尾鞭,准备拼死一搏。

正当她准备动用真气飞身而起时,下一秒,一道青色的光芒在院子里闪过——

**雪的身影从院墙外飞了进来。

与此同时,还有她一众的青隐阁弟子,飞进院子后,见到被黑衣人围在中间的沐云槿,**雪一下子便红了眼。

手持玉笛,轻轻一挥手,杀人于眨眼之间。

“青隐阁阁主!”刚才为首那名黑衣人诧异出声,随即还没来得及说第二句,迎面便袭来**雪凌厉的掌风。

身旁其余的黑衣人,也都被青隐阁弟子分散,无暇顾及沐云槿这边。

沐云槿站在原地,没想到**雪会在这个节骨眼冒了出来,但眼下情景也顾不得想其他,趁着这里混乱,抬步离开。

几名黑衣人发现了沐云槿要离开的动作,刚想追上去,四周又蓦地涌现一批半人半兽之躯的怪物,上来二话不说,对着他们就是一顿撕咬屠杀。

此时,又是一阵玉哨声响起——

紧接着一大波的紫甲暗卫一个接着一个闪现在院子里,人数之多,几乎将整个城主府围了个水泄不通。

那些黑衣人见形势不妙,想要撤离,却发现四周都是沐云槿的救兵,根本没有逃离的可能。

“留一个活口,其余的,一个不留。”**雪生擒了为首那名黑衣人,对着其余人开口。

其余人会意,杀红了眼。

……

外面恢复平静后,沐云槿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左手仍旧下意识的捂着小腹,走近时,先朝**雪看了过去。

“娘,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沐云槿看向**雪,一段日子不见,她似乎又清瘦了许多。

**雪是第一次听到沐云槿喊她一声娘,鼻尖一酸,眼眶泛红,忍着眼泪,挤出一丝笑来,“天冷了,我给你做了几件新衣裳,想送来给你,到了蝶花城,听说你来这里了。”

“幸好来的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雪也注意到了沐云槿脸色不太好,以及她从刚才就一直捂着小腹,可能是……

此时,前面的绮绮和雷阎他们也都赶了过来,见到大家都没事后,松了口气,接着转眸看向被生擒跪在地上的黑衣人。

“你是谁派来的?”绮绮怒问。

话一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到了黑衣人的身上。

那名黑衣人垂下头,“要杀要剐随便。”

“你以为我不敢?”绮绮生气,挥起爪子就准备挥向黑衣人。

一旁的花缨拦住了她的手,冷魅的勾起唇角,“不杀他,也不剐他,生不如死,才是让他最好的开口办法。”

话落,花缨从衣袖间掏出一个瓷瓶,随后打开盖子,一条小指般长的小黑蛇从里面爬了出来,随即被花缨放在手心里,接着缓缓的放入黑衣人的头顶。

下一秒,小黑蛇钻入黑衣人的头部,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院子里响起——

“啊……!”

黑衣人抱着脑袋,疼的满地打滚,额头青筋暴起,叫声惨烈。

沐云槿皱了皱眉头,今日是秦暮月和楚清大婚,她这边遭遇袭击,会不会是……

**雪扶住沐云槿,盯着她的肚子看了眼,也没点破,沉眸看着黑衣人。

半晌,已经疼的浑身抽搐的黑衣人,终于松了口,“我……我说,我说……”

“早这样不就不用受罪了。”花缨召唤回小黑蛇。

黑衣人躺在地上,深吸了几口气,“是一个署名为‘月’的女子,花了大价钱要买沐云槿的项上人头。”

“月?全名呢?相貌呢?是哪国人?”绮绮一下子蹦出四个问题。

黑衣人摇摇头,“这个小人不知,小人也是听主上的命令,前来执行任务的。”

“你们是什么组织?”绮绮问。

“我们……我……啊!”黑衣人话还未说完,一枚飞镖从暗处飞了出来,直射黑衣人的喉咙口。

黑衣人刹那间气绝身亡。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一惊,绮绮和雷阎连忙飞身往刚才飞镖传来的方向追了过去。

院子里,沐云槿盯着黑衣人的尸体看着,咬住唇,“月,会是谁?”

“秦暮月吗?”花缨开口,往一旁的众人扫了眼,众人抿着唇,提起署名为月的女子,几乎第一反应都是秦暮月。

**雪沉着脸,看向沐云槿,“也有可能是容晚月。”

沐云槿原本也下意识以为是秦暮月,但**雪忽然提起了容妃,不由得让她眼眸闪了闪。

容妃……

会是她吗?

因为天神令,要破釜沉舟一回?

但秦暮月,也照样有可能,否则为何偏偏在她大婚日,出现此等事情。

容妃,秦暮月,这两个人都是知道楚厉今日不在她身旁的,今日对她下手,果真是绝佳时机。

“还会不会有别人呢?若是找了杀手组织,他们也应该想好了失败的对策,贸然留下名字里的关键字,是不是太蠢了一些?”沐云槿想到了这一层。

“若真是杀手组织,那么他们此次失败,一定还会再派人来,这段时间,我们要小心谨慎。”**雪道。

众人点点头。

此时,绮绮和雷阎飞了回来,刚一落地,绮绮就奔了过来,“主子,对手不容小觑,我的追踪术,竟然察觉不到那人的气息,硬是被他给跑了。”

“先别管了,许城主那边还需要静养,我们先散了吧。”沐云槿感觉刚才那么一闹,自己又不舒服了。

一众人各自散开。

……

回到房间,沐云槿又躺了下来。

**雪跟着她一起进了门,坐在她的床榻边,浅笑看着沐云槿,“云槿,你是不是怀孕了?”

沐云槿被**雪温柔的目光注视着,点了点头。

“那正巧了,这次给你做的衣裳里面,剩余一些料子,我顺手做了几件孩子穿的。”**雪说着,将自己带来的包袱打开,里面放着几件厚棉衣以及几件小小的锦衣。

沐云槿拿过小锦衣展开,小小的一件,看的她一瞬间心都化了,“真好看。”

“一眨眼,你都是要当母亲的人了。”**雪发出感慨。

“是啊,你也要当外婆了。”沐云槿笑着朝她眨眨眼。

**雪被她逗的,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脸,“感觉自己一下子就老了。”

“一点儿都不老。”沐云槿勾唇,顿了顿,又道,“娘,这些日子,你一人去了哪里?”

“四处走了走。”**雪淡淡出声。

沐云槿靠着床头,微垂眼帘,“那也挺好的,这段时间,我也过得不怎么好。”

“你怎么了?楚厉待你不好吗?”**雪眸露担忧。

沐云槿扁了扁嘴,将去鬼谷洞寻找灵鳄以及楚厉失忆一事,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雪听,包括自己怀孕瞒着楚厉的事情。

**雪听完后,眉心紧紧皱起,眼中闪过凌厉之色,“这个容晚月,真是该死!”

“不行,我得找她算账去,凭什么这么对我的女儿!”**雪气急,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

沐云槿急的一把拉住她的衣袖,扬了扬唇角,“娘,你先别急,容妃这几日被我已经气的够呛了。”

“为了一个天神令,我看她是疯了!”**雪还是生气,隔了一会儿,面色暗了暗,“听你刚才这么一说,那些黑衣人,我总觉得是容晚月派来的。”

“她?”沐云槿撇嘴,“我觉得,她还不至于这么丧心病狂吧,万一被楚厉知道了……”

**雪叹气,“但愿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