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进宫看看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3:31 字数:3296 阅读进度:226/573

北堂闻风原本见出宫久了,准备回去,刚跨出门就见沐云槿火急火燎的跑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重新将他带进了雪的房间里。

雪见这两人都折了回来,开口问道,“你们这么匆匆忙忙的怎么了?”

“我有些事情要对你们说。”沐云槿面色凝重,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让北堂闻风和雪心底蓦地都沉了沉。

“什么事?”北堂闻风睨着沐云槿。

沐云槿轻叹口气,将自己此次突然来北鸣国的目的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北堂闻风和雪听。

“刚才黄炎在城中街头已经看见秋叶和秦暮月了,显然他们那边已经开始行动。那秋叶老贼老奸巨猾,又本领高超,不知他这次会用什么手段。”沐云槿话毕,往一侧的两人看去,等待他们的回应。

北堂闻风和雪在听完沐云槿的话后,脸色稍稍变了变,原本舒展的眉目暗沉了下来。

蓦地,雪往沐云槿看去,面露担忧,“云槿,你现在就收拾东西回西元国,这里太危险了,你不能留在这里!”

“你母亲说的对,你现在就带着你的伙伴们离开,寡人这边自己会处理。”北堂闻风和雪想法一样。

这两人突如其来的态度让沐云槿微微怔住,看着他们眼中流露出来的紧张和担忧,沐云槿一瞬间觉得心头暖融融的,这就是亲人的感觉吗?

“我赶路来的时候,差点死在了半路,这会儿还没缓过神来呢,我才不回去。”沐云槿现在还觉得自己被鹰群啄伤的伤口有些疼呢。

“云槿,你”雪还想继续劝沐云槿离开这里,被她身旁的北堂闻风拉了拉衣袖,一时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做?”北堂闻风话锋一转,含笑看着沐云槿。

其实对于最喜爱这个女儿的原因,北堂闻风现在觉得,可能一半因为是他和青雪的孩子,另一半可能是这孩子身上独有的那股傲气和倔强,让他对她欣赏有佳。

“我得跟着你进宫看看有没有异样,但是不能暴露我的身份。”沐云槿很是冷静,忽的有种大敌当前不能儿戏的感觉。

“这容易,你伪装成你母亲的侍女,跟着她一起进宫。”北堂闻风朝沐云槿笑了笑,早就想让她进宫看看了,毕竟那也是她的家。

“嗯。”沐云槿想了想,点头应下。

“黄炎,你和我一起进宫吧,绮绮还受着伤,让雷阎他们留在这照顾她。”沐云槿来到黄炎的住处,站在门口和黄炎说话。

黄炎倚着门框,伸手抓了抓脸,往隔壁几间房间看了眼,尔后看向沐云槿,眼染狡黠,“我觉得再带个花缨姑娘比较好,她擅长用毒,带着她更安全一些。”

闻言,沐云槿意味幽深的朝黄炎投去一眼,这小子在打什么算盘,她自然明白,不过细想了一下,似乎也找不出黄炎话里的毛病,便点头应下。

不一会儿,沐云槿和花缨都换上了一套北鸣国的宫女服,雪帮沐云槿和花缨梳了个宫女髻后,看了眼她们的模样,皱了皱眉头。

“你们两人相貌出众,虽穿着宫女服,可还是隐藏不了锋芒,被心思缜密之人一眼就能勘破。”雪话语无奈。

正说着,黄炎已经换上了一套侍卫服,见雪这边房门开着,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刚才雪的最后一句话他是听了进去,见她们犯了难,挑眉道,“小爷我会一招千面容颜,帮你们换张脸就行了。”

“对哦!我差点忘记了你还有这个绝活,上次楚厉说他也会这个,但我忘记让他教我了。”沐云槿惊呼一声,又有些遗憾的撇了撇嘴。

“嘁,不是小爷我吹牛,公子的这招学的还没我厉害呢!说吧,你们想要什么样子的?”感觉到了自己的重要性,黄炎整个人一下子变的飘飘然。

“别太丑就行了。”沐云槿没多大要求,反正也是假扮宫女的,越普通越好。

听沐云槿说完了,黄炎又眯起眼,笑着走到花缨身旁俯下身,“花缨姑娘呢?”

“随便。”花缨更是没多大要求。

见花缨态度还是那么冷淡,黄炎顿觉得心里闷闷的,扬起手腕,指尖凝聚一团光芒,紧接着在两人的脸颊前轻轻晃了晃,原本两张倾城艳丽的容颜,一下子变的普通暗淡。

雪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双手负在身后,抿着唇打量了一眼黄炎,这种功法似乎是某种失传已久的幻术,他是从哪里学来的?

还是说,他的身份也并不简单。

“这个脸能坚持多久?”沐云槿对着镜子照来照去,现在镜子里印出的自己,还真怎么看都是一副丫鬟相。

“至少三天,什么时候觉得脸有些刺疼了,就来找我。”黄炎回答。

“那我们现在出发吧。”

北堂闻风出来的很低调,几人走出门时,才见前面不远的拐角处,停着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

坐上马车后,伪装成车夫的禁卫军统领驾着马车,带着他们往皇宫北门的方向而去。

片刻后,靠着车厢的沐云槿听到了一阵阵热闹又嘈杂的声音,估摸着马车正经过街市,不由得伸手撩开窗帘的一小块缝隙,往外看去。

“白天还是挺热闹的,怎么到了晚上,就变得那么安静空旷呢!”沐云槿嘀咕了一声,正准备放下帘子时,余光瞥到了一个身影,让她不由得皱起眉头。

是一个穿着黑袍的人,按理说穿黑袍也不奇怪,只是她刚才瞥见了那个人的眼睛,从那双深幽的眼眸里,捕捉到了一丝杀气和狠戾,而那双眼的视线,好像还和自己短暂的对视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眼花看错了。

“怎么了?有异常?”黄炎见沐云槿忽然皱起眉头,神经也跟着紧绷起来。

沐云槿放下帘子,一回眸马车内的人都看着她,“没什么异常,你不要一惊一乍的。”

黄炎点点头。

很快,马车停了下来,“国君,到了。”

“嗯。”北堂闻风弯腰走下马车,马车内的其余人也都跟着走了下来。

站定后,沐云槿扫了眼四周,旁边的雪注意到她的神色,微微一笑,“这里是宫中最隐蔽的北门,等等你们都跟着我,我带你们四处走走。”

“好。”沐云槿回了个笑容。

一行人离开北门附近后,往前走了没几步,一名手持拂尘的太监走了过来,朝着北堂闻风和雪弯了弯腰。

“国君,软轿已经备好。”太监弯着腰,转过身朝另外几个小太监招了招手,那几个小太监会意,立即抬着软轿过来。

放稳软轿后,原先的大太监走到北堂闻风身边,搀着北堂闻风往软轿走去,余光瞥见沐云槿几人干站着,立即朝她们瞪了眼,“没眼力劲的东西,还不扶着夫人上轿!”

沐云槿忽然被骂了一句,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小侍女的身份,于是舔着脸,朝雪伸出手臂,“夫人,来慢些走!”

北堂闻风和雪听到沐云槿这谄媚声,均是忍不住笑了笑,一起坐上了精致又宽敞的软轿,由几个小太监抬着走。

沐云槿黄炎等人,自然步行跟在旁边。

这座宫殿很大,沐云槿跟着软轿走了半个时辰,都没瞥到北堂闻风所住的宫殿,这就算了,连个看景色的御花园都没看见。

再看看悠哉坐着软轿的人,沐云槿朝黄炎和花缨递去哀怨的一眼,小声嘀咕,“早知道我们也扮个娘娘好了,多舒坦。”

黄炎朝她眨眨眼,“你现在扮也来得及。”

“哎哟是谁在掐老子?!”黄炎刚说完前面一句话,就感觉腰部被人狠狠的扭了一下,疼的他整个人一颤,怒喊出声。

四周一下子变的静悄悄的

“苏辛,这几个都是贴身侍候青儿的人,以往没来过宫里,今日特意被青儿带出来的,你可莫要让寡人的青儿不高兴了。”北堂闻风幽幽出声,警告了一下自己身边的大太监苏辛。

苏辛闻言,莫名的感觉腿一哆嗦,原本见这几个宫女侍卫没规矩,他又想在青夫人面前好好表现一下,才怒斥他们几句的,哪知国君竟然连青夫人身旁的宫女侍卫都惯着。

想罢,立即朝软轿上的雪投去小心翼翼的一眼,“奴才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夫人恕罪。”

“无妨,苏公公下回注意就是了。”雪亦是声音清幽冰冷。

“多谢夫人。”

话毕,苏辛的背上已经渗出了不少的冷汗,心跳仍旧加速跳动着,一时没有缓和的迹象,余光瞥了眼雪的背影,心中哀叹。

自从那个什么南庭国圣女雪被斩首后,国君好像受了不小的刺激,不知道从哪找来一个叫青青的姑娘,据说和已故的雪有几分相似,于是就把人家留在了身边,没有给她封妃位,却是一直称呼为夫人。

并且还单独准许这青夫人住在宫外,来去自由。

这份恩宠,不知羡煞了多少人,他该说这青夫人是好命呢,还是被当成别人的影子,替她悲哀呢!

“在这停下吧,我想四处走走。”雪见沐云槿已经扭着一张脸了,便再也坐不住了。

北堂闻风点点头,又睨了眼沐云槿,勾了勾唇角,“那你们先走走,寡人还有些政务要处理,就不陪你们了。”

“国君慢走。”沐云槿朝着北堂闻风挥了挥手。

北堂闻风朝她也摆了摆手,“跟着你们夫人玩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