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快点死掉吧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2:03 字数:3295 阅读进度:138/573

沐云槿回了房间,原本满腔的困意此时早已烟消云散,此时坐在房间的桌前,手撑着脸颊,不时的舔着嘴唇。

紫香帮沐云槿倒上茶,递给沐云槿,“小姐,奴婢刚才听沈嬷嬷说,五公主已经住进萧家了。”

“哦?真去了?”沐云槿喝了口茶,倒真有些诧异了。

“是啊,听说萧家已经筹备好了婚事,明日就举行大婚仪式。”紫香道。

沐云槿点头,淡淡的笑了笑,“说起来,楚青蔷也是个没有骨气之人,没了皇室做依靠,仍旧得靠着别人生存。”

“嗯?小姐这是何意?”紫香不太理解沐云槿的话。

沐云槿笑笑,“没什么。”

两人正闲聊着,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紫香匆匆跑去开门。

门外跑进一个小婢女,“皇子妃,宫中派人来传话,秦太妃怕是撑不过今晚了,点名要与你叙话。”

沐云槿拿着茶杯的手一顿,倒是也不急,点了点头后,起身开始换衣服。

穿了个浅蓝色的锦裙后,沐云槿坐在梳妆台前,让紫香帮她梳理头发。

梳理了一番过后,沐云槿出了房门。

斜对面的房门也被打开,楚厉似也听到了消息,穿戴整齐出了门。

紫香看了眼楚厉,注意到楚厉也有些红的嘴唇后,又看了眼沐云槿,立即反应了过来,随后噗嗤一笑。

沐云槿和楚厉同时看向紫香。

紫香抿住唇,立即低着头,不敢再发出声音。

沐云槿没好气的看了眼楚厉,走近了几步,“你也要进宫?”

楚厉点头。

“那就一起吧。”沐云槿开口,话语之间,连自己都觉得有点不自然和别扭。

楚厉嗯了一声,看了她一眼,往璃泉阁外走去。

沐云槿跟在一旁。

丁羡和紫香走在身后,看着前面的两人虽是并肩走着,但不同往日隔着距离,今日的两人身体几乎快要贴在一起,衣袖间已经没有任何的空隙。

见状,不由的想着,如今走路就这般亲密无间了,相信不久以后,璃泉阁的房间,就要空置一间出来了。

马车上,沐云槿靠坐着车厢,开始有些困了。

耷拉着眼皮,心里又盘算着秦太妃要与她说的话,自她们上次撕破脸皮后,她是不会再相信,秦太妃会给她带来好消息了。

今日找她去,估计也不会有好事在等着她。

楚厉见沐云槿一上马车,就眉目沉沉,心事很重的样子,微微开口,“你在担心什么?”

沐云槿偏眸看了眼楚厉,抿了抿唇瓣,心知楚厉还不知道秦太妃真正的为人,悠悠的道,“没什么,担心秦太妃的身体。”

楚厉淡笑,偏过头去,不再说话。

沐云槿来到秦太妃的住所时,整间寝殿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丝声音。

“拜见六皇子,六皇子妃。”屈嬷嬷朝两人行礼。

话落,屈嬷嬷又朝楚厉笑了笑,“太妃病重,只想与六皇子妃单独说说话,请六皇子殿下在殿内等候吧。”

“嗯。”楚厉淡淡的应了一声。

沐云槿看了眼楚厉,微微吸了口气,勾起唇角,“在这等我。”

“嗯。”楚厉眉宇染上一抹柔色。

沐云槿走进秦太妃的房间,一进屋率先闻到的又是满屋子的药汤味,沐云槿走到秦太妃的床榻边,见她的气色却是比上一次好了一些。

“你来了。”秦太妃躺在床上,缓缓开口。

沐云槿点头,在床边早已准备好的椅子上坐下,视线悠悠的落在秦太妃身上,“气色不错。”

“呵呵,回光返照罢了,哀家知道自己,活不过几日了。”秦太妃冷笑一声。

“找我来,想说什么?”沐云槿开门见山。

秦太妃看着沐云槿,看了良久,缓缓出声,“还记得那日,你让哀家解决你们相府和秦家一事么?”

沐云槿点头,静看着秦太妃。

“那一日,哀家与皇儿聊了很久,最终聊到了久久没有册立的太子之位”秦太妃视线盈盈落在沐云槿身上。

听到太子两个字,沐云槿心下一沉,让自己尽量平静,“然后呢?”

“后来,哀家以死相逼,逼皇儿写下了一封诏书。”秦太妃话落,咳嗽了几声,颤悠悠的伸手指了指一旁的茶杯。

沐云槿拿过茶杯,递了过去。

秦太妃艰难的喝了口水,顺了口气,“你知道,太子的人选是谁吗?”

“太妃今日到底想说什么?”沐云槿似是耐心快要耗尽,这满屋子的药味,闻得她头疼。

秦太妃又喝了口水,勉强的勾了勾嘴角,视线定定的落在沐云槿身上,眸色满含深意。

“哀家逼皇儿册立四皇子楚烨为太子。”

沐云槿脑袋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咬了咬唇瓣,细想了一下后,倒也不觉得意外。

秦太妃防了楚厉这么久,怎会推选楚厉当太子。

只是不知道楚厉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会作何感想,这么久以来,她似乎一点都不了解楚厉。

“不仅如此”秦太妃又补充道。

“你到底还做了一些什么?”沐云槿这一刻,真心觉得十分讨厌这个秦太妃。

秦太妃伸了伸手,“你扶哀家起来,躺着有些累。”

沐云槿不耐烦的走近,靠近秦太妃,扶着她的身体,正要拉她起来时,被秦太妃抱住了脖子。

尔后,秦太妃压低的声音在她耳畔传来

“不仅如此,哀家还下了一道密诏,待哀家死后,这道密诏会流传在整个西元国。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楚厉的母亲容妃是个妖女,还有那秦暮月,同样也是妖女。”

“她们二人都是楚厉身边亲近之人,你说其他人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怎么看待楚厉?”

沐云槿将秦太妃推回床榻上,伸手紧紧的抓着她的肩膀,似是要捏碎她的骨头,“为了你儿子的江山,你竟然要将你的亲孙儿毁掉?!”

秦太妃似乎感觉不到疼痛,煞白着脸色,扬起淡笑,“槿儿啊,哀家是个母亲,等你当了母亲之后,就会明白哀家的用意了。”

“密诏在哪里?快给我!”沐云槿松开秦太妃,开始翻着她的床榻。

将床榻翻了个遍后,又开始翻着寝殿内的其他各个角落

“不要白费力气了,你以为哀家会将这么重要的东西留在这边么?”秦太妃看了眼一旁翻箱倒柜的沐云槿。

沐云槿回眸,有种要一剑直接了结秦太妃的冲动,捏了捏拳头后,走近秦太妃,“楚厉一心敬你为祖母,到底要怎么做,你才会收回那道密诏?”

“槿儿,你说这话,是在担心自己的前路,还是在担心厉儿?”秦太妃仔细的观察着沐云槿的神色。

沐云槿一愣,抿着唇瓣,思考了一下秦太妃的话,半晌又抬头,“把密诏交出来!”

不容拒绝的口气。

秦太妃闻言,冷冷一笑,“哀家都是要死的人了,不会怕你这等威胁的。”

“沐云槿,哀家今日找你来,就是特意要提前告诉你此事,让你感受一下,无能为力又绝望的感觉。”秦太妃拢了拢被子,眸色渐渐的淡了下来。

“这一生,哀家都没有如愿做上太后之位,话语权太大,头衔却大不过太后。临死之前,眼看着旁人对这西元国江山虎视眈眈,哀家作为一名母亲,这是哀家唯一能做的了。”

“相信不久之后,皇儿会明白哀家一片苦心的,厉儿也会理解哀家这个祖母的难处的。”

沐云槿彻底对着秦太妃无话可说了,心思全然都在那道密诏上面,容妃是楚厉最敬重之人,那道密诏直指容妃是妖女,不知楚厉听了心中会作何感想。

到时候,太子之位落入他人之手,自己母妃又被诬陷成是妖女,楚厉不知道会受多大的打击。

“谢谢你今日的忠告,我走了。”沐云槿话落,就要往外走去,临走前,又回身补上一句,“快点死吧,活着真是脏了这个地方。”

话落,沐云槿决绝的走出了门。

待沐云槿出门后,秦太妃望着天花板,缓缓的勾起一抹笑意,自言自语,“槿儿,刚才那道密诏是骗你的,真正的密诏,在这里。”

秦太妃从怀中拿出一张纸条,慢慢的展开,而纸条的内容,赫然是

“沐云槿,非相府亲生骨肉,乃南庭国第一圣女雪秘密诞下的孽种。”

沐云槿走出秦太妃寝殿的时候,脸色有些苍白,见到还坐在外面等她的楚厉,莫名的鼻尖有些酸意。

“你怎么了?”楚厉起身,走近她,见她埋着头,将她搂进了怀里,轻轻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这个怀抱突如其来,却让沐云槿安心了下来,伸手环抱住了楚厉,思索着是否要将密诏一事告知楚厉。

“你怎么了?”楚厉俯身,又问了一遍。

沐云槿摇摇头,头垂的更低,“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嗯。”楚厉点头,牵过她的手,带着她往门外走去。

沐云槿感知到掌心的温热后,又用了几分力握住了楚厉的手,抬眸看着他,“秦太妃要去世了,你会难过吗?”

“不会。”楚厉摇头,“生老病死乃是常态,习惯就好。”

“那就好。”沐云槿微微松了口气,蓦地似是想到了什么,“对了,你带我去水云寺吧!”

水云寺,桃树下的秘密,她今日就是铲掉那里所有的桃树,也要找个究竟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