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爱莫能助

小说: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作者: 元熙 更新时间:2017-01-13 17:41:00 字数:3259 阅读进度:63/573

一晃三日后,沐云寒大婚的日子。

沐云槿早早的起床,让紫香特意给了梳了个较为端庄的发髻,一头青丝全数盘起,隆重典雅。

穿戴好后,沐云槿让紫香带上早已准备好的贺礼,便出了卧房的门。

刚出门,便见丁羡站在楚厉的房门前。

沐云槿看了眼丁羡,刚往璃泉阁的大门处走了几步,便见斜对面的房门打开,一席紫衣潋华,头上束着一个玉冠,清雅华贵。

“你去哪?”楚厉抬眸瞥见沐云槿,淡淡开口。

沐云槿挑眉,“今日我哥哥大婚,我要去相府。”

“你呢?”沐云槿看着楚厉,补上问题。

楚厉扯了扯嘴角,“受庄太傅邀请,去庄府赴宴。”

“这样啊,那真巧,咱们参加的是同一桩喜事了,那我先走了。”沐云槿笑了笑,随后便带着紫香出了璃泉阁。

身后,楚厉看着沐云槿的背影,有些失笑的摇了摇头。

丁羡站在一侧看着,扬起一抹笑意,“殿下如今对皇子妃,真是上心。”

“如今她嫁进府中,背后又多了不少眼睛在盯着她,名义上的本皇子的人,她的周全,本皇子还是要保证的。”楚厉寒声开口。

丁羡会意点头,但还是忍不住揶揄一笑,“头一次听见殿下说这么长一串话”

沐云槿来到相府时,相府门前一片喜色,已经有不少的宾客入座在内,整个相府里,一片欢声笑语。

沐云槿一进门,便见沐相和罗宁雨面含着笑意,在招呼着各位宾客。

一见到沐云槿,沐相和罗宁雨走来,朝沐云槿抚了抚身,“拜见六皇子妃。”

“父亲和三娘不必多礼,今日女儿回门参加哥哥的婚宴,不必当我是什么六皇子妃。”沐云槿客套着开口。

沐相和罗宁雨点点头。

见沐云槿来了后,一旁有几名大臣走了过来,朝沐相笑道,“相府近来喜事多多,老臣恭贺相爷。”

“李大人,客气了,你家小女即将及笄,到时候记得让老夫去讨杯喜酒喝。”沐相道。

“相爷这话说的,老臣自然第一个邀请相爷。”

几个大臣寒暄了一番后,此时后园进门的方向传来几道热闹的呼喊声,沐云槿抬眸望去,只见一席新郎红衣的沐云寒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见沐云槿到了,沐云寒眼内笑意流出,走了过来,低眸看着沐云槿,“云槿到了啊。”

“是啊,你这是要去迎亲了?”沐云槿上下打量了一眼沐云寒。

沐云寒点头,还想与沐云槿说几句时,一旁传来笑声,“好了,吉时到了,该出门迎亲了。”

话落,在一群的簇拥下,沐云寒走出了门。

沐云槿看着这一幕,微微撇了撇嘴,不由得想起自与楚厉大婚时,还是自己上门的。

不过幸好在六皇子府中,楚厉并未为难她,这口气,倒也忍了。

沐云寒出发迎亲后,相府内才稍稍安静了一些。

“呀,三姐姐回来了啊。”一旁传来沐夏柔欢喜的笑声。

沐云槿循声看去,只见沐夏柔今日一席粉衣,模样娇俏,走到她的面前,朝她微微抚了抚身。

沐夏柔的身后,沐灵珠也缓缓从后园走了出来,一见前厅内的沐云槿,身形一顿。

随后,缓步走到沐云槿的面前,朝沐云槿俯身行礼,“拜见六皇子妃。”

“免礼。”沐云槿淡声开口。

“谢六皇子妃。”沐灵珠道了声谢,随后抬眸,对上沐云槿的视线,“你我同胞姐妹,今日哥哥大婚,我就称呼你为姐姐可好?”

沐云槿闻言,抿起嘴角,“看来妹妹这几个月在府中,还真是收敛了不少性子。”

“是啊,全都依仗了姐姐的功劳。”沐灵珠勾唇,随即看了眼沐云槿身旁,“怎么只有姐姐一人前来?六皇子没有陪同一起吗?”

“你倒是还惦记着我的夫君。”沐云槿刻意加重了夫君二字。

沐灵珠脸色一白,随后立即补上笑容,“姐姐说笑了,如今六皇子是灵珠的姐夫,灵珠不过是寒暄随口一问而已。”

“他去庄府赴宴了。”沐云槿找了个椅子坐下,替自己倒了杯茶,轻轻的抿了口。

沐夏柔看着此景,虽年纪却也将眼前的形势看了个通透。

往昔这府中,这两个姐姐,一个被奉为掌上明珠,牢牢捧在手心里。一个被视为沐家的耻辱,死死的踩在脚下。

如今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竟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再看看如今这坐在椅子上,悠哉的喝着茶水的三姐姐,哪里还有往昔半分懦怯草包的样子。

倒是举止得体大方的四姐姐,如今唯唯诺诺的,还要看三姐姐的脸色。

“三姐姐,吃点心吧。”沐夏柔从一旁拿了一盘精致的点心,递到沐云槿旁边的桌上。

沐云槿朝沐夏柔笑了笑,“谢谢五妹妹。”

话落,随后拈起一块糕点,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约莫一个时辰后,门外鞭炮声响起,宾客们也都纷纷往大门的方向跑去。

估摸着是沐云寒回来了,沐云槿不禁也坐起身来,十分好奇那庄家小姐是何模样。

不一会儿,沐云寒横抱着庄玉颜走进了前厅。

看着这一幕,沐云槿微微挑眉。

礼成后,沐云寒又抱着庄玉颜,往后园走去,在场的宾客们,纷纷被安排到宴桌上去。

沐云槿沐夏柔等人被安排在主座,沐相和罗宁雨忙着一旁招呼客人,无暇顾及这边。

沐灵珠也坐了下来,微微垂着眼眸,抿了抿唇,半晌温吞着开口,“姐姐,妹妹能否求你帮忙一件事?”

“何事?”沐云槿抬了抬眼皮。

沐灵珠咬唇,“自从母亲出了事后,我经常出入的一些文学馆,将我除了名,不准我再踏进一步。”

“我求了父亲多次,他不愿因此事为我出面,所以我想姐姐如今是六皇子妃身份,那些馆长,应该会卖你面子。”

一听又是和才学搭边,沐云槿讥诮的一笑,“爱莫能助。”

见沐云槿直接就拒绝了她,沐灵珠眸间闪过一抹异样,随后苦笑一声,也不再说话。

下午,在相府赴宴过后,沐云槿便告别回了六皇子府。

回去的路上,沐云槿并未乘坐马车,只是慢悠悠的在街上闲逛着,“紫香,你觉得今日的沐灵珠如何?”

沐云槿忽的开口出声。

紫香顿了顿,拧了拧眉头,“四小姐的性子确实是收敛了不少,对小姐也是格外谦卑,可奴婢总觉得哪里蹊跷,却又说不上来。”

“原来你也是这种感觉。”沐云槿淡笑。

“奴婢愚钝,不敢再多想。”紫香道。

回到府中时,沈嬷嬷正坐在花园里对着一块锦帕刺绣,余光瞥到沐云槿后,立即站了起来。

“皇子妃这么早就回来了啊。”沈嬷嬷道。

沐云槿笑了笑,点点头。

“这殿下也是一早出去的,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往日这什么王公大臣婚宴,殿下从来都不屑去。”

“但这庄太傅偏偏是殿下的老师,深受殿下敬重,他的面子,殿下从来不拂。”沈嬷嬷道。

沐云槿抿唇,微微一笑。

“对了,马上快到初七了,你的贺礼准备好了吗?”沈嬷嬷想起一茬,立即开口。

提到贺礼,沐云槿一拍脑袋,她这两天,竟然把这事情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见沐云槿还没准备,沈嬷嬷叹了口气,“皇子妃你与殿下是新婚,这生辰贺礼,切不可怠慢。”

“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准备。”沐云槿道。

话落,沐云槿往璃泉阁走去。

回到璃泉阁,沐云槿索性在院子里的石桌前坐下,撑着脑袋,歪头想着各种五花八门的贺礼。

“小姐,那日沈嬷嬷说的,要有诚意,奴婢看你不如绣个荷包给六皇子吧?”紫香站在一旁开口。

一听荷包,沐云槿眉心紧皱,立即摆了摆手拒绝,“那东西太复杂,是绝对不适合我的。”

“那奴婢也没有想法了,奴婢往昔听说过,女儿家送礼,一般都是亲手绣的荷包。”紫香撇了撇嘴。

沐云槿闻言,在紫香的话语里,抓住了亲手两个字。

是啊,亲手做的东西,都是比较有诚意,可她如今,能亲手为楚厉做些什么呢?

沐云槿微微抬了抬眼皮,视线触及到屋子门前那一排排的灯笼后,忽的眼前一亮,脑中立即有了主意。

“紫香,去让在初六那日,给我准备一些胡萝卜。”

紫香一愣,虽是不明白沐云槿的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

正当主仆二人闲聊时,一抹紫色的身影走进璃泉阁里,瞥见坐在石桌前的沐云槿后,微微抿唇。

丁羡也跟着楚厉回来,率先开口,“皇子妃这么早回来了啊?”

“嗯,比你们早一会儿。”沐云槿道。

丁羡笑了笑,随后朝沐云槿身后的紫香递了个眼色,紫香立即会意,随后跟着丁羡走了出去。

璃泉阁内,顿剩楚厉和沐云槿二人。

“今夜你随本皇子去一趟水云寺。”楚厉走近沐云槿,淡淡开口。

一听又是水云寺,沐云槿微拧眉心,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去,“去那里做什么?”

“办事。”楚厉道。

沐云槿微微扬眉,“为何要选在夜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