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小说: 快穿之这些虐文我包了 作者: 不爱红妆 更新时间:2020-11-23 03:14:49 字数:2304 阅读进度:32/58

只到此刻,安依依才知道自己又一次被安如意高计了。

也弄清了安如意今晚的目的——让她亲自爆出孩子与傅厉行无关。

从开始眼神的蔑视,到和傅厉行亲密联弹,到洗手间里的对持,包括刚才的滚下楼梯。

所有的一切,都是一步一步攻破她的心理防线,让她内心一直处于紧张焦急的状态,没办法冷静思考,从而失去基本的理智,自露马脚。

如果不是安如意在洗手间故意提了一嘴“有钱少爷”,她刚又怎么会急于撇清与另个男人的关系?

安依依知道现在再说什么已经没用了,傅厉行本就因五年前的事对她态度大为转变,她费尽心思才怀了“他”的孩子,结果被安如意给破灭掉了。

即便下次她能将流产一事成功嫁祸到安如意身上,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流掉的不再是傅厉行的孩子。

是她太过轻敌,一直被安如意牵着鼻子走都不自知。

面对傅厉行没有质问却比质问还令人难堪的眼神,安依依心中有种难言的耻辱感。

虽然没有任何作用,但她不能什么话都不说,顶着最后一丝希望,安依依哭了起来。

她说事情不是这样,一切是安如意设的局,是安如意陷害她,有意引导她说错话。

傅厉行听了无动于衷,安依依也知道这很苍白,她只能掩面悲惨地哭,坚持自己被冤枉......

对此,安如意觉得很是痛快,忙活了一晚,终于让白莲花不打自招了,也算是撕毁了她的“法宝”与“胜券”。

虽然可以等到八周后给安依依腹中胎儿做个亲子鉴定,但不说安依依会不会发现,即使成功的拿到了鉴定,也不能保证她不会反咬一口。

再有,傅厉行对安依依的愧疚还在,若他不相信来源不明的鉴定,反觉得她拿假鉴定陷害白莲花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安如意觉得任何方法任何证据都不及安依依自己亲口说出让人怀疑的话效果好。

酒店拿不到监视让安如意明确安依依孩子与傅厉行无关,有了这个基础,她只要随便给安依依刺激一下,心虚的她就会多想。

依安依依的心性和狠毒,知道事情暴露了就会下狠招——将孩子弄掉。一举两得地将这个罪名推到她身上。

文中安依依也设局弄掉了孩子,罪名自然归女主背,为此多次逼女主献血输血,最后还嫌不解恨,说自己没法再孕了,逼着女主给她捐子宫。

安如意不是原女主,自然不会怕她这种手段。

非旦不怕,还将计就计弄出了这么一出。

就在安依依这边哭得楚楚的时候,庄园的主人赶来了,除了告知监控结果,还说请来了医生。

安如意的脚崴了,傅厉行打横将她抱起走向屋内。

在场无人再理安依依。

睁着通红的眼睛盯着傅厉行他们离去的身影,安依依恨得喉中都涌出了腥味!

明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她凭着孩子扳回了一局,是安如意这个贱人推毁了一切!

她不会这么罢休的!她绝不能这么认输!

傅厉行身高腿长,步子迈得很大,生怕安如意会难受,双臂抱得极稳。

撇开他的一些脑残行为不说,安如意觉得他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你很得意是吧。”系统幽冷的声音响起。

安如意莫名:“怎么用这种阴阳怪气的语气。难道你也传染了傅厉行的脑残?”

系统哼了一声,“你为什么不把要收拾安依依的事情告诉我!我在你眼里就那么没用么!”

系统非常生气,感觉安如意完全没把它这个系统放在眼里,收拾白莲花这么大的计划居然半句都没透露给它!

还说来酒会是为了惊艳四方的,简直拿它当智障哄。

“别太难过,你虽然没什么用,但我不会嫌弃你的,毕竟我们是搭档。”安如意道。

系统:“......”

两日后。

安依依到达了傅厉行的办公室——没等通传,直接告诉前台她叫安如意,是傅厉行的太太,前台果然一脸恭敬地领她上了楼。

办公室里傅厉行正对着电脑工作,明媚的光线从落地窗外透进,映在他身上,令他周身如同笼罩了一层薄光,非常引人入胜。

安依依很久前就知道傅厉行很有男性魅力,可惜当年他出了重大车祸伤了肾,即使换了肾身体好像也不行——

她跟他在一起近三年时间,他从未碰过她,也从没表现出一个男人对女人该有的兴致。

所以无论他自身再优秀,家境再无敌,她也受不了跟这样的他下半生都绑在一起。

现在,见到如此英俊伟岸的他,她心中产生了一丝后悔。

听到她进门的动静,傅厉行抬起了头,墨眸中顿时涌出冷漠,寒声驱赶。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安依依的眼泪落下,她柔弱道:“厉行,我来只是跟你说几句话,看在我们以前的情份上,让我解释一下好么?”

她知道不趁着这个时间再说几句,以后便彻底没有了翻身的机会,所以不管傅厉行态度怎样,她都要来这一趟。

傅厉行的俊眉蹙起,没有理她,但也没再赶她走。

“厉行,前晚我真是冤枉的,我没有推如意。”

安依依将手机录音打开放到傅厉行面前,“这是前晚我录下的。因为我怕如意又像上次一样引我做出什么不当的举动,为了自保做的准备。”

“如意她不是我们表面看的这个样子,她根本不是任人欺负的人,她用绳子勒我脖子威胁你,甚至还打过你巴掌,但她为什么单会被我欺负?

其实是她知道你要入资安氏,就使用苦肉计让你憎恨我,从而将我和我妈从安氏挤出去,由她全权管理!”

安依依伤心欲绝,“厉行,如意她真的不简单。前晚她明明逼我把安氏的股份转给了她,但转头又装出被我推落的受害者的模样!”

安依依的话让傅厉行想到跳舞时,安如意确实问到了他入资安氏的事。

又想到她摔倒在地的可怜模样,他心中有了怒意,安氏真那么重要,值得她拿身体去犯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