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小说: 快穿之这些虐文我包了 作者: 不爱红妆 更新时间:2020-11-18 04:09:58 字数:2291 阅读进度:28/58

安如意捡起来打开,一颗颗没有丝毫瑕疵的珍珠在厅内灯光的照耀下发出夺目的光芒,是一套看上去就价格不菲的黑珍珠首饰。

“宿主,你这是走的什么路线?”系统表示看不懂,“傅厉行刚才可是向你服了软诶,你居然不顺着坡下,然后进一步博取他的愧疚把他牢牢抓紧,而是把他往外推!”

系统说的没错,刚刚傅厉行提出的要求她只要委屈地点头,再掉几滴泪,傅厉行对她的愧疚绝对爆棚。

白莲花的孩子反正不会是傅厉行的,她到时也会揭穿这事,点头同意这种百利无一害的事她怎么突然就不答应,还把傅厉行给气走了?

“既然知道自己错了,还不赶紧给傅厉行打个电话挽救!”

安如意张了个哈欠:“哎呀,好累啊,我去洗洗睡了!”

“事情没解决,你居然能睡得着觉?”

“这有什么睡不着的。”眼看系统又要抓狂,安如意哄慰道:“刚刚才吵过架,傅厉行肯定还在气头上,现在打电话没用,等他消了气再说吧。”

系统:“......”它有种打不了人的苦说不出。

接下来几天,系统追着安如意让她跟傅厉行服软认错,都被安如意以各种理由推脱了。

“宿主!你到底想怎样!多么好跟男主博好感的机会,就这么眼睁睁看它跑掉么?傅氏集团最近打算入资安氏,让安氏企业走向新台阶!你再不给傅厉行打电话缓和一下关系,下一步安依依就要成为傅家的新女主人了!”

安如意玩着游戏说:“她成不了的,她又不是女主。”

“这就是你的态度?她原本可能成不了,但被你这一搅和,她完全有可能上位!你到底在纠结什么,低个头有那么难?”

安如意说:“倒也不难。就是不想跟渣男低头,就算他到时知道真相会后悔会愧疚,可对我的伤害已造成了,这点改变不了。”

“对你造成什么伤害了?”系统简直无语,“宿主你醒醒,你不是女主啊!你只是来代替被虐的,即使有伤害也得接受才对!等等,你该不会喜欢上傅厉行了吧!”

系统被这个可能的事实震惊到了,“第一个任务就爱上男主,陷入感情中无法自拨,认不清自我,原来你如此的不专业!我真是看错你了!”

安如意抬头,用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并不看到)系统,“你这智商怎么成为空间智能体的?有你这么埋汰人的么?不打电话就是陷入感情无法自拨,你怎么不说我伤心欲绝呢!”

“你还伤心欲绝了!完了完了,这是我第一次绑定宿主,看来要完不成任务了,出师不利啊啊啊啊。”

“......”这是个神经病吧。

为了让系统不再罗嗦,安如意收起了手机,说道:“我之所以不给他打电话是因为发现傅厉行已经很在乎我了——

他只不过瞟到我在刷开珍珠的直播就以为我喜爱珍珠,给我买了那么贵重的珍珠首饰。

还有你也看到了,我跟他闹脾气他居然没发火,还能服软给我台阶下,这些都证明我在他心中的地位发生了变化。”

“SO?”

“我要赌一把。赌他在放了狠话、甩门而出的情况下仍不会对我做出实际性的伤害,并且会将安依依的事情解决掉。”

“赌的意义在哪?”系统问。

安如意说:“女主不是要她的爱情深刻曲折?这还不深刻么——男主从从不在乎她变成心中只有她,为她着想为她生气,说不定还会发展成妻奴。”

“这跟你不打电话有啥直接关系?你打了电话他就成不了妻奴了?”

安如意叹息了一声,用一种“你果然是个不懂人类感情的系统”的语气道:“先不提人的奴性——对唾手可得的东西都不珍惜。

就说这次我们发生的争吵,他出言威胁了我、暴怒地甩了门,如果我还主动找他认错服软,傅厉行不就知道这招对我好使,下次遇到类似的情况仍旧会这样对我吗?”

“所以我不能打电话,也不会给他任何反应,让他按耐不住主动来找我,开了这个头,我以后就能在感情中掌握主动权了。”安如意跃跃欲试。

系统呵呵:“我看你就是拉不面子,不想承认自己不够专业,因忘记维持人设而错失了一个拉拢男主的好机会,在这里强行找理由自圆其说。”

安如意:“我不是,我没有。”

系统不想再吐槽,“傅厉行会不会伤害你不提,但你说他会解决安依依的事,这怎么可能?孩子他能不要?安依依她能善罢甘休?”

好像也是。

看来还是得自己解决。

安依依主动给宋知节打了电话。

宋知节告诉安如意,他朋友着手调查了安依依怀孕一事,对方像是早有防范,令他们什么都查不到。

越不让查就越代表有问题,安如意想了一想,问道:“学长,你知道红雨庄园明天的酒会么?”

“当然。你想去看看么,我正好缺少一个女伴。”

“你也受到了邀请?”

忽略掉安如意说的“也”字,宋知节轻笑了笑,“是我父亲的硬性要求。他抽不开身,让我代他去参加。酒会这种场合不带女伴显得有点可怜,我还想着怎样跟你开口提出邀请呢。”

安如意知道宋知节并不喜欢那些热闹的场合,估计是猜到她想去而开了这个口,他对女主真是太体贴了。

“学长,谢谢。”安如意诚心道谢。

“你这不是替我解难么,怎么还说起了谢呢。”宋知节笑道:“那说定了,我明天来接你。”

“好!”

隔日下午,安如意将自己好好打扮了一番,礼服、高跟鞋、甜美的妆容,一一到位。

女为悦己者容,安如意对打扮向来是积极的,哪个女人不喜欢自己美美的?

系统则对安如意的行为表示出极度的无语,不好好去攻略男主,却还有心情打扮自己去参加劳什子酒会!

“你这就不懂了吧,人活着就是要享受生活!”安如意戴上了傅厉行送的珍珠耳钉,“我去这个酒会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