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小说: 快穿之这些虐文我包了 作者: 不爱红妆 更新时间:2020-11-17 00:28:02 字数:2333 阅读进度:27/58

看到资料中所说,安如意的秀眉拧了起来——安依依怀孕五周。

难怪傅厉行会跟安依依出现在这儿,他是陪孩子妈来吃饭了。

安依依怀孕可真是巧,早不怀晚不怀,就在安氏岌岌可危的时候怀?

而且她回来都不足一月,是怎么怀上的傅厉行孩子的?

“如意,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宋知节关心问。

“没有。”安如意摇头,“学长,我想请教一下,怀孕中的胎儿可以进行亲子鉴定么?”

她严重怀疑这孩子不是傅厉行的。

宋知节从方才几人的争吵中猜到了一些信息,也清楚现在安如意是想查安依依腹中的胎儿,他心中淌过一丝失落。

安如意对傅厉行的用心果然没有任何改变。傅厉行都跟别的女人怀孕了,她想的不是离婚,而是找证据。

宋知节告诉安如意:“可以做。在孕妇怀孕八周的时候,取胎儿的羊水或是孕妇的静脉血液进行基因检测。”

八周。安依依现在怀孕才不到六周。不过也只差半个月了,到时候如果没查出其它证据就用这个方法。

安如意想了一想,又跟宋知节道:“学长,我还想请你帮我另外一个忙。”

......

与宋知节道别后,安如意去商场转了一圈,顺道看了场电影。

待她回到龙腾苑天色已黑,打开门,却瞧见身高腿长的傅厉行坐于客厅沙发,像是被层薄冰包住,周身都散发出寒意。

几天不见,一回来就是这副吃人的模样,这是要跟她算帐?

安如意讥屑地扯了下唇角,换鞋直接走向厨房。

“你去了哪儿!”傅厉行冷厉声响起。

安如意不甚在意地给自己倒了杯水,“哪都没去。”

“撒谎!难道不是跟那个男人吃了午饭又一起吃晚饭?”傅厉行怒。

安如意听得发笑:“厉行哥哥,别用这种口吻说话,很容易让人误会你在吃醋呢。”。

傅厉行冷嗤:“笑话,我会为你吃醋,安如意你以为你是谁呢!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在外面招蜂引蝶,丢了我傅家的清名!”

“你都跟别的女人弄出了爱情结晶,还配谈清誉?”安如意讶异问。

傅厉行并不意外安如意知道这事,“那是我的事,你无权过问!”

“哦,我去了哪儿也是我自己的事,同样不需要告诉你!”

“你!”傅厉行气得咬牙,“安如意,你真是个虚情假意的女人!之前想尽办法都要嫁给我,现在眼看在我这里骗不下去了,就想转下一个目标是么!”

瞧瞧,这倒打一耙用得多顺手呢。

安如意故意不气不恼:“就允许你和白莲花双宿双灰,不许我找一个好男人?”

“安如意!”傅厉行有那么一瞬真的很想掐死安如意,这个女人到底有多会装,以前事事依着他,半个字都不会反驳,如今说起另找男人都这么理直气壮!

傅厉行气恨之余,心底居然还有一丝莫名的挫败。

傅厉行努力压下了所有怒火,深呼吸:“坐下,我们谈谈。”

安如意想听听傅厉行的狗嘴里还能吐出什么来,便端着茶杯坐了他面前。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傅厉行看了她端着的水一眼后,怒气值竟减了大半。

“想谈什么?”安如意问。

傅厉行也不拐弯:“安依依怀孕的事。”

安如意很想说,“要我恭喜你喜当爹么?”

可傅厉行的怒火并未消褪,点爆了自己也讨不到便宜,于是安如意没有出声,听傅厉行继续往下说。

“我也是上午才得知,去了医院复检了有孕。医生说她前些日子受到了惊吓又受了些伤,所以得好好休养。之后几天我可能会在医院作陪,工作上的事也在医院处理。”

傅厉行这话听着是解释,其实满满都是槽点,但安如意吐都懒得吐。

傅厉行又说,“孩子毕竟是安依依的。我会跟她商量,是她自己抚养还是交给我。能交给我最好,如果她想留下,我负责孩子所有费用,我们每个月去探望几次。”

我们?

傅厉行的意思是没有安依依上位的打算,但她做为他老婆得认下安依依的孩子?

安如意不得不佩服眼前男人的自大,他在外边有了私生子,半点愧疚都没有,还以一种“这是给你天大的恩赐,你得对我感激涕零”语气通知她,让她接受。

女主可能会接受,但安如意可受不得这种憋屈。

“如果我不同意呢?”

傅厉行忍了忍,用较为温和的声音道:“爷爷也听闻了这件事,爷爷年纪大了,就想有个重孙。这个孩子只能留。”

留呗,留着当便宜爹,便宜太爷爷。

安如意讥诮地扯了下漂亮的唇角,“既然如此,你们直接把她迎进傅家门好了,反正你和她情投意合,当年没成婚也挺遗憾的,何必跟我说这么多呢。”

傅厉行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耗尽了,“安如意,当年事已经发生,你去向依依郑重认个错,当是一个交待,依依她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会原谅你的。”

认你妹的错!事情搞清楚了么就让她跟白莲花认错?脑残之称不是白得的!

安如意说:“我觉得她还是不原谅的好,因为我跟她还没完。”

“安如意,事情本来就是你做错了,认错不是最基本的吗?”

傅厉行到底失去了耐心,冷怒道:“还是你根本就只想夺走她的东西,对任何人和事都没真正上过心!”

“我用得着夺她的东西?白莲花的一切都让我恶心!也就你这种人会被她哄得团团转了!”安如意也怒了!

“所以,你不会跟依依认错,也不会接受依依的孩子?”

傅厉行漠着脸,像是给安如意最后一次机会。

安如意扬起头,“绝不!”

“很好。”傅厉行的脸顿时冷如千年寒冰,一双眸子也冷沉得厉害,“安如意,你别后悔!”

说完,傅厉行走出将门用力一甩,屋内顿时安静一片。

安如意也莫名气不顺,朝着茶几狠踢了几脚,“后悔个屁!渣男,贱男,狗男人!”

“哐当”一下,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从桌几掉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