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小说: 快穿之这些虐文我包了 作者: 不爱红妆 更新时间:2020-11-15 08:10:08 字数:2323 阅读进度:26/64

调查安依依的事安排妥当了,安如意心情放松了一些,从茶餐厅出来去拳馆途中,她稍留意了一下,确实像被人在跟综。

不过对方很小心,不仔细留意根本发现不了。

不管是谁的人,反正她行得正坐得端,不怕被跟。

时间很快,转眼过去三天。

这几天安如意打打游戏,练练拳,日子过得很是清闲。

临近中午,宋知节那边来了消息,说他朋友查到了安依依的一些情况,问她有无时间一起吃午饭,他将资料给她。

安如意自然满口答应。

吃饭在家环境清雅的小别院。

刚入小别院就看到假山流水,青竹翠绿,花团锦簇,微风抚过,竹香花香扑鼻,有如世外桃源。

“哇,这地方不错。”安如意笑着赞叹。

宋知节被安如意的笑容感染,也露出了温柔的笑:“我跟老板是朋友,你喜欢就常来。”

“行!我们进去吧!”

“等一下。”

宋知节叫住安如意并朝她走近。

安如意奇怪地望着他,宋知节伸手拿下掉落她头丝上的花瓣,“沾到了。”

“谢——”

谢没道完,就听安依依柔弱的声音唤道:“如意,好巧,你也在这儿呢!”

安如意抬头瞧去,门口站着的不仅有安依依,还有本应在出差的傅厉行,他站在安依依身边,俊脸面无表情,一双深邃的墨眸喜怒不明地看着她。

看屁看,渣男。

前几天才跟她道歉认错,保证弥补她,这毫无征兆地又跟白莲花在一块了。

没理会傅厉行,安如意对一副胜利者姿态与看戏神情的安依依投以蔑视一瞥,“姐姐这是伤养好了,又可以出来装纯洁白莲花了?”

“你!”安依依气得脸蛋恼红,又楚楚跟傅厉行解释:“厉行,我之前是被如意陷害的,她是有意录下的视频。”

傅厉行抿唇没有出声。

安如意懒得再跟他们这种人浪费口舌,抬眸冲宋知节笑了一笑:“学长,我们进去吧。”

宋知节眉眼温柔地点头,“好。”

“安如意!”

安如意还没抬脚,傅厉行冰冷带着怒意的声音响起了,前一秒还只是沉冷的他一瞬间仿佛被什么激怒了,黑眸里燃烧着腾腾火焰,像是她做了什么罪不可恕的事情。

“有事?”安如意拧眉问。

傅厉行不爽她的冷眼,刚分明跟别的男人笑得那么甜,对他就是这副模样!

他怒声命令:“给依依道歉!”

什么玩意儿?给安依依道歉?她没听错吧!

迎上傅厉行的怒目,又瞟了下安依依充满得意的样子,安如意很想送他们一句“表子配狗,天长地久,想要姐道歉,等下辈子吧!”

到底忍了忍,冷笑问:“那在这之前,你是不是得先给我道个歉?不管你有何打算,我目前还是你名义上的妻子,你无视我的感受跟我的姐姐搞在了一起,是不是该给我道歉?”

看着安如意大眸中的咄咄逼人与暗藏的委屈,傅厉行心底生了一抹疼意与愧意。

“如意,你怎么能跟厉行提出这种要求!”

安依依挺身为傅厉行抱不平:“我和厉行本来就快结婚了,是你从中使坏做梗才让我们分开的!该道歉的本来就是你!”

“你为什么逃婚自己心中有数。”

“什么逃婚,谁逃婚了,安如意,你给我说清楚!”安依依大声叫屈。

“厉行,因为安氏和她妈妈一些事,如意对我误会太深了,你可千万别听她乱说。”

心虚才会这么急着解释,傻逼。

“学长,我们走。”

安如意冷嗤了声,拉着宋知节去往前边的雅间。

而安依依还在后头跟傅厉行哭诉着什么。

“如意,你,好像变了不少?”

落座后,宋知节斟酌着道。

他看过安如意对傅厉行的感情,只要傅厉行出现,她的眼里心里都只余下他,哪怕傅厉行从不正眼看她,她也不会在意;可刚才,安如意不仅无视傅厉行,面对他的怒火还能无所畏惧地质问,言辞凿凿让他道歉,反逼得傅厉行一言不发。

宋知节的话安如意心中微微一惊,想不到他这么细心,才相处了两回就发现了她的变化,不能让宋知节看出不对来。

于是安如意先问:“那你觉得这种改变是好还是不好?”

宋知节说,“只要你自己觉得开心就好。”

还真是标准男二的回答。

安如意露出一抹涩笑,“其实我也没变什么。我对厉行哥哥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变。之所以不再隐忍是觉得以前爱得太过卑微,爱一个人又没有犯错,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那么低声下气?”

听言,宋知节赞同地点头,“如意,你能这样想是最好的,你纯真又善良,值得被任何人爱。”

她值得被爱不错,但纯真善良......也有点的吧。

“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系统冒出来冷嘲,“人家说的是女主!”

“......”切,女主性子怯弱得跟个小白兔似的,也就男二对她有滤镜,换别的男人肯定会觉得她更好。

没跟系统瞎贫,安如意问起宋知节:“学长,你说安依依的资料查好了?”

“边吃边说。”来之前宋知节早点好了菜品,安如意问话间服务生已将菜盘端了上来。宋知节给安如意递去筷子。

两人吃着饭,宋知节问:“你查的人就是方才这位吧。”

“是啊,同父异母的姐姐,没一起长大,也没什么姐妹情。”安如意坦然。

同父异母,对方还比她大,可以想像得到她家庭的复杂性,宋知节对安如意更为怜惜了,“如意,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只管提。你不是一个人,还有我......这个朋友。”

急于推脱反而显得矫情,安如意索性拍了下宋知节的肩膀,“谢了,学长。”

宋知节稍怔了一下,觉得安如意变强了不少,这种变化虽让人欣慰,但他内心还是觉得以前的她更让人怜惜。

不愧是私菜馆,这儿的菜品不错,安如意吃得很是满意。

茶足饭饱后,安如意打开了安依依的调查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