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小说: 快穿之这些虐文我包了 作者: 不爱红妆 更新时间:2020-11-13 12:29:23 字数:2476 阅读进度:24/64

傅厉行几乎没见过安如意如此放松灵动的模样。

她大部分时间都是隐忍的、期盼的、倔强的,笑不会开怀笑,怒也不敢肆意怒。

即便最近行事有点反常,可表情仍与以前无异。

“有事么?”安如意又问。

这么气势汹汹地打断她看直播,又盯望着她不出声,怕不是上次脑震荡留下的后遗症吧。

傅厉行回了神,他掩饰性地咳了一声,板起脸:“不许在车上看手机,影响到我工作了!”

安如意:“???”

她检查起耳机,漏声?

傅厉行瞥了眼她的屏幕,庸俗的女人,不就几颗劣质的珍珠,至于看得那么入迷么!

……

不久后,车子驶进了傅家老宅。

宅子座落在偏静的半山腰,占地颇大,风景很好。

傅老爷子已吩咐人做了一桌好菜,安如意与傅厉行一起进屋,礼貌唤了人,规矩吃了饭,表现颇是完美。

饭后,傅厉行去接电话了,安如意坐在客厅陪傅老爷子撸狗。

“爷爷,这小狗真可爱。”安如意夸道。

傅老爷子叹了口气,“没办法啊,人家都逗孙子逗重孙的,我就逗逗小狗了。”

……安如意听明白了,傅爷爷这是暗示他想抱重孙了。

这个任务至少她是没法完成的。

老人家这样子似乎有点可怜,安如意灵机一动,“爷爷,我教你打游戏吧,比逗小狗有意思。”

“真的,我可以带你上分,保证你喜欢!”

于是,傅厉行接完电话回到客厅就见一老一少紧紧捧着手机。

安如意一脚踩在茶几上,满脸气忿:“敢偷袭你爷爷,看爷爷怎么打死你们!”

“如意,他们没偷袭爷爷啊,但你的红色怎么一直在减?”

“啊,红没了!我又死了!”等不及复活的安如意拿过傅老爷子的手机,“敢杀我,我要报仇!”

很快,

“轰——”水晶塔被推,屏幕全灰。

“如意,咱们赢了么?”傅老爷子问。

安如意将手机塞还给他,“刚遇到一些菜鸟,爷爷,咱们再来一把,一定会赢!”

傅厉行:“……”

他大概是出现了幻觉。

他最敬重的、年近八十的爷爷,跟方才还乖巧温婉、现在一脸网瘾少女般的安如意在一起打游戏?

……

输了游戏的安如意又开始不高兴。

一直维持到离开傅宅都没展颜。

“你怎么带着爷爷打游戏?”傅厉行问。

想到傅爷爷才玩了两局就上了分,安如意语气不好:“谁规定了老人不能打游戏?”

“……”傅厉行换了话题,“搬回家住。”

“不。”她不想和脑残住一起。

傅厉行本欲发怒,想到她玩游戏的劲头,福至心灵:“我带你上分。”

果然,安如意的眼睛亮了,“你会打游戏?”

“会。”他学什么都快。

“很厉害?”

“嗯。”他做什么都厉害。

“上王者了?”

“是。”买号无压力。

“那行!”安如意爽快答应。

傅总的魅力竟比不过游戏,毕成功听了一时竟不知是为太太能搬回去高兴好,还是替傅总悲哀好。

接下来的几天,安如意都缠着傅厉行带她玩游戏。

而傅厉行也确实很有天赋,随便玩几把就上了手,即便是带着安如意也能胜。

“厉行哥哥,你真棒!”又一把胜局后,安如意开心夸道。

“其实我也不差,只是这游戏做得不够完美,所以我才总输。”

傅厉行轻描淡写道:“明天让毕成功联系游戏开发商,听你的意见改良再发行。”

安如意:“……”真.土豪.霸总.男主。

“饿了,我们出去吃饭吧。”安如意换了话题,“我去换衣服。”

她才不想承傅厉行的情。

几天都没去了,连学拳击都给忘了,都怪游戏太好玩,误事。

当安如意换了身衣服出来,却见安依依站在了客厅。

她穿得比平时宽松,素着一张脸,手里紧紧捏着张什么,眼神中透着凛然与底气,仿佛胜券在握。

“系统,白莲花来了你咋没通知我?”安如意问道。

“你反正不会怕她,通不通知有关系?”系统反问。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安如意还是觉得有点怪,“诶,系统,你最近是不是话变少了?”

这几天她只顾着打游戏,任务什么都给忘记了,它竟没有跳出来怪她?

系统倨傲:“这个问题与任务内容无关。”

“懂了。”安如意说:“你因为不够专业被上头给警告了。”

“……”系统。你才不专业,你全家都不专业!

“厉行哥哥,姐姐怎么来了?”安如意走到了傅厉行身边,不解问道。

傅厉行拍了下安如意的肩,语气温和:“我也不清楚。”

安依依看着恨怨不已,傅厉行居然对安如意这么温柔,她一定要把他夺回来!

“有什么重要的事非要来这说?”傅厉行问起安依依。

安依依心中气恨,脸上却是一如既往的楚楚可怜,“厉行,我怀孕了!”

她递过检验单,“这是下午从医院拿到的孕检报告,已孕五周。”

安如意觉得可笑:“你怀孕了跑这来干嘛,厉行哥哥他还能是孩子爸?”

“当然!”安依依落地有声,“孩子就是厉行的!”

“你失心疯了吧,要撒谎也换个由头!”安如意忍不住呛她。

“孩子是能说有就能有的吗,你这才回国多久,怎么怀他的孩子?”

“就像你说的,孩子不可能说有就有,这事太容易拆穿,所以我不可能拿来说谎!”

安依依十分笃定。

“你最好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傅厉行的脸色越发冷漠,还隐隐透着不耐。

安依依眼中泛起泪,“其实我两个月前就回了国。”

什么?

“系统,你出来,”安如意对系统发出了召唤,“安依依她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重要吗?”

系统怄气之余又有点幸灾乐祸:“说不定白莲花就是很早回来了,出于某种缘故没有找男主,反正原文里她什么时候找男主结果都会一样——

获得男主全部的爱,与男主一起随心所欲地折磨你。”

“可现在她不再是男主心中柔弱纯洁的白月光,自然得利用任何机会夺回男主,那么这个原本不值一提的事不就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