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的另一面?

小说: 看一个人的十年 作者: 小武iii 更新时间:2020-05-09 20:57:34 字数:1917 阅读进度:5/13

富山小碎步的走了过去,看到老板这副模样,脸上的皱纹更加褶皱,眉毛下的眼睛牢牢被眼眶包围,眼睛向里凹陷的痕迹清晰可见,胡须围着下颚慢慢向上递延,粗大的手正搭在桌子上。这时老板的手已经伸到富山的头上,摸了摸头;看,今天我是最后一桌就是在,等你。来坐下。富山顺着手抽走身旁的板凳坐了下来;今天中午在公园骑着三轮那个人是你吧,富山点了点头。小子,骑车那么快,还站起来骑!你总赶着时间是有事情,还是回这里那,老板指了指饭馆。富山没应声,想必知道自己是迟到的错误了。老板继续说道;小伙子做什么事情不要着急,你晚来一会,没关系!但你要向我说什么原因,怎样的说是你自己的方式。可你要记住,干什么事情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只要心态摆正了,什么事情也就顺其自然的解决。富山迷惑不解的听着老板的每一句话,也细琢磨着他的每一句话。可能老板的酒瘾上来了,要富山在剩二两竹叶青酒,富山劝说了几句也不中用。酒送到老板面前,老板说道了自己的陈年往事:我也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家里人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地,我娘生下我之后就落了病根,苦苦的撑到我满月才撒手人寰。从小没娘的孩子,可没少在爹的棍子下长大,可就我这臭脾气,哪次打我,我就跑。跑到哪?我也不知道,等到饿了时,冷了时才回家,就这样一边走着一边骂着;生我干嘛?你们也省事。可到十六岁时,我爹再打我,我就赌气一星期不回家,刚开始还好,身上带些干粮,有些粮票,可以换一些吃的,一天二天三天...一个星期过去了瘦的皮包骨的,就想起了歪念头。那天下着小雨,我从麦穗地里看到一个老头,扛着粮食袋从蔓延地走过去。我当时就没有意识了,举手正拿着棍子跑到老头身边“打劫”,还没等张口就瘫到了地上。老头看到这情形掉头往回跑,跑,跑。回头想了想,这小伙子喊得是“大爷”还是“打劫”那?真是好奇心害死人。老头走了起来,一会又站在了原地想了起来,老头一股脑就往回跑了回去,看到地上的小伙子,老头也是心软的扶了他起来,这荒郊野岭的,天要挨黑!在这睡上一夜,谁都不敢保证,明天你还能在原地待着!老头搀扶着小伙子,一步一步一步走到了自己的家里。看着屋里的煤油灯还没灭,气嘟嘟的老头把小伙子送到门口板凳上,一把推开了门!这都几点了还不关灯?正面对着煤油灯缝衣服的老伴“恍”一下子站了起来;这不没照应你回来,我就在这缝缝衣服。咋的,这去换个粮食怎么那么慢呀。老头拿起水瓢喝了一大口水说道,这不,走到半路遇到个人,还没等开口说话,就晕了过去。见这娃,没几岁,怎么晕了过去嘞?老伴你拿着粮食送到旁屋去,做点饭,我把这娃叫醒。老伴拿着煤灯往旁屋走去,老头就用湿毛巾擦了擦他的脸,一手掐下去!这时老板,猛一下坐了起来。这是在哪,慌忙的整了整衣服就往门外走。老头一声叫住,等下!我这大老远从路边地上把你扛了回来,说走就走?你坐下,等会走。刚青春期的老板见这语气跟各自爹似的,不吭不声在旁边坐着,老头接着说:你大娘去给咱俩热饭去了,你等会。刚上的饭,老板不敢吃,看到老头动筷子后,隔了一会,大口大口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看着馍碗里,手里拿着三个窝窝头还是抵不住他看着碗里的窝窝头,正当老头想开口说,看到他眼珠子直勾勾的冒着红血丝,满脸通红的锤着自己的胸口。老头在旁边哈哈哈大笑,老婆子快走去旁屋接水说道;笑啥,你拍拍这娃呀。就这样,等到吃完饭后,老头才说;你这娃咋在外面躺着,也不怕野狗野狼的把你叼走?家哪的?等到老头问完后,老板才想到,自个离家距离已经百十公里了,老板这时也疲倦了,不只身体疲倦,不只脑子疲倦,是看到现在的自己的样子疲倦了。他想回家,他想他爹了;也想他那没有煤油灯的屋子。他向老头倾诉着,叨念着,呼唤着,说了自己一直没有和他爹说过的话,说了没有娘就像冬天,没有棉袄里的麻衣褂子般的难受,说了很多很多,也哭了很长很长。老头也没说话,就这样抱着娃子,和刚背回来时一样,拍这他,抚摸着他,望着他。。

夜很长,梦也很长,但老板在老头家住的很舒服,自然的醒后,看到桌上的饭,就吃了起来。“嗞”的一声门开了,他看到老头后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还没等开口,老头说道;等,吃完饭,我送你到县城汽车站去。老板含着泪,吃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停下来。到了汽车门下,老头摸了摸他的头发,他在上车的时候老头递了一个布袋子,里面有一些钱,还有纸条上那几个歪歪扭扭的字,上面写着是老头的地址。还没等老板回头,车就开了,透着窗户看到后面的老头在挥手。

讲到这,老板头似意往下坠了坠,噔的一声!老板头部就在桌子上躺了下去。富山不知道老板是第几次这样子了,仿佛很多次,仿佛这是头一次,富山看着老板,恍惚间,富山也像老头似的猛一下站了起来,搀扶着老板一步一步蹬上了二楼的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