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山,他来了

小说: 看一个人的十年 作者: 小武iii 更新时间:2020-05-09 20:57:31 字数:1673 阅读进度:1/13

在夏天的最后两天,他又站在火车站旁的十字路口;站在了少年时自己做小工的门面。虽然门面早已被时光的变迁而迁移,但他脑海中绘画这当年的形形色色,两层的楼房;一楼是做生意用的。三个门面,里面的桌子很破,与其说破不如说上面的油渍像千层饼一样。二楼是老板自己住的地方。每晚隔壁邻居加班后回家,总能听到二楼数钱的声音。门面很立体,也是街坊邻居中最耀眼一栋。想到这,他就把眼眶中的泪水擦下,继续说道....

他,我们暂且就称为“富山”。农村出来的小伙子,身上都有种说不上来的秉性,时好时坏。富山身上的带有农村好奇感,来到城市中他就要来实现这个好奇感是怎么样的。就这样从找揽工到扛泥水袋再到饭馆,这才找到了稳定的生计。饭馆的人很好,每个人分工很明细,富山刚到三个月,机灵活泼的他就从服务员调到了帮厨。外人看来很是羡慕,才三月就成的帮厨,整上三年不就成掌勺的!也是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可帮厨的日子也不好过,就从最基本的说吧,那个年代还需要人工“和煤”;想想一个饭馆一个炉子也不够,那每天的和煤也累得半死,就这样富山在帮厨的日子里与和煤也打上了关系。人嘛,就是这样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呗!从帮厨的开始富山就在心中扎了一个根。这个根陪着他在夏天的楼顶上铺地铺睡觉,陪着他在冬天封炉火旁睡觉。殊不知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富山的年代记得是小平爷爷下令严打的时候。可是地方的豺狼虎豹很聪明,等到冬天过去,它们又会伸着懒腰活蹦乱跳起来。这时富山的工作像担子一样,另一旁的肩上又压了一层。冬天的井水冻的冰很厚,而富山的工作加了一项“挑水”,他和另一个伙计‘红力’就组成的一对,每天供应这饭馆饮水源。从饭馆到“挑水”的地不远也不进,他俩就骑着老板的三轮,轮换着出发。这种三轮很奇怪,通常的兜子在后面,而这种三轮的兜子在前面,视野很好,一览无余。带着路旁的油菜花,俩人有说有笑的去挑水。三轮上有四个大桶两幅扁担,另加四个小桶,年轻人体力好,三两下功夫就把四个大桶剩的满满的,回去时骑车很吃力,他们还不懂如何运用巧力,上坡时奋力蹬车,下坡时四体朝天,嗖...像一股风,不到一半的路程他俩气喘吁吁。这时红力脑袋一转说了:咱俩就慢慢骑着,上坡你骑着我就在后面推着,下坡时你拉一拉刹车,等到下个坡到我,我们轮流来!富山一想也对!就这样他俩轮流骑着;笑着,向远方观望着。没想到第二天两个人,浑身酸疼,像被人抽打了鞭子似的,给年长人说昨天的过程后,只见那人哈哈大笑,随了句年轻气盛。搞的富山和红力好一阵子才恢复过来。那时的客人都很能喝酒,每桌的客人喝酒的气质像战沙场的形态,随着一声感情深一口闷,杯子很快就清辙见底。说笑的声音像鼓手的喝彩,战死沙场也是一种至高的荣誉,喝酒的酒量就立足于你今天的桌上的所有人。遇见对手,桃李满天下;遇见“败将”说话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今天是富山收摊,他得等到客人都走后,关上灯,锁上门,才能休息。而今天的客人和往常一样,喝酒的人也是,就连上厕所的功夫也得喝一口酒才能去。这时富山看着天上的月亮,数着旁边铮铮的星星,一颗两颗三颗...不知到多少时候,还有一桌客人,五个人,其中两个已经把沉重的双臂放在的桌子上,腰拉着深沉的头放在双臂上呼呼大睡,另外三人,肩膀搭着肩膀,嘴里哼出不知名字的曲子,像是表达情感又似是在诉说他们向往的生活。突然一人站起来,说了句;服务员再上一瓶伏牛。”正数着星星的富山,很随和的小跑过去,说道;大哥,另外的两个哥都喝得差不多了,一会你们喝的跟他们样,我也没有法子,小弟也为你们操心。”富山说的也在理,只是话太直白了。这位“大哥”很惯举就把酒瓶砸在了地上,:xxx,干什么,那那那从西到东的馆子都吃了多少年了,也没见过你们这种催了,是不给你们结账了还是少个你们钱了。”富山很稳定说你们喝吧,我去给你们拿。随着转身的时间,富山嘴里嘟囔句;吃个饭,还真把自个当大爷了。”大哥隐约听到了富山说的话。当富山转身走出第一步的时候,这时一个大巴掌就狠狠的印在了富山的脑后勺上!不仅仅印在了后脑勺上,也触动了富山心里的那一条根。

第一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