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妄自菲薄

小说: 花云李氏 作者: 半个丧尸来种田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2835 阅读进度:118/120

别看万氏低调,可村里人眼睛是雪亮的。银簪子,银耳钉,虽然没一起上过阵,但分开在人前也露过脸。在这个一件新裙子都能被人记俩月的小地方,万氏的行头能被记一年。

花长芳还亲眼见着过一回。

虽然小,但闪闪亮,她甚至闭着眼也能数的清那上头刻了几颗圆葡萄。

她这会儿心里在想,这小布袋子这么小,难不成是万氏把那对耳钉送给了她,葡萄多籽,不正是应她婚事的景儿?哼,算她识趣,不然…以后有的她好看。

接过手,手心一沉,还挺有分量,难道是装在木头盒子里了?

花长芳满意笑着,将封口打开,一倒,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落到另一只手上。

“这是…香胰子?”

花香儿早留神花长芳的神情,见她从期待到得意又到不信和失望,心里痛快,转述花雨的话:“花雨说,这香胰子可不便宜,是兰花香味儿的呢。小姑出嫁天气热,怕出汗。用这香胰子洗澡可凉快,全身喷喷香,出再多汗也不怕…”

花香儿说着猛然住了嘴,肯定后头有话没说完。

花老头没觉得啥,还看那香胰子挺顺眼,就是这礼也太轻了吧,这才几个钱?咋不送个十两二十两的贵重东西来?难道是万氏的缘由,万家人可是在花长念家白吃白喝呢。

李氏也一时没反应过来,她的心思直接便说了出来:“稀罕东西呢,再好能有几十文罢了。不该送几件首饰好料子来?家大业大还那么抠门。”

张氏听得撇嘴,你闺女可是想害死人家大女儿还想卖了人家二女儿的,要是我早撕了你闺女的脸,也就是花长念那对憨子夫妻好的没脾气。还想给添妆?一块香胰子都是给瞎了眼。

花长芳先是怔怔,忽然大怒,脸色红了又青,狠狠扬手,将东西掼在地上。

香胰子没被摔碎,打着转儿滑正好停到张氏跟前,张氏没多想,一弯腰就拣了起来,拿近了细看,还真香。上头还有花,挺漂亮的,咋就这么看不上?

花长芳脸色难看的要吃人,咬牙道:“娘,她是说我臭哩。”

“啊?”李氏愣愣瞧着花长芳,连眨几次眼,才想起被自己刻意遗忘的“臭事”:上一年,花长芳掉进了粪坑,被浸了大半身的粪水,冲了多少遍才好闻些。

顿时沉着脸,瞪向花老头:“这是找事儿呢。闺女被欺负了,你不去说理去?”

花老头显然也想起来了,甚至觉得鼻子又闻见那味儿,也变了脸,却是对李氏:“都是你瞎巴拉的,就不该去他家。说理儿?人家要是问咋就不能送香胰子了?还要把那事拿出来说?”

李氏没了话,指天指地咒骂花长念一家不得好,花长芳呜呜哭起来。

张氏不长眼问了句:“香胰子还要不要?”

气得李氏拿了一沓人家送来的鞋垫砸她:“滚,都滚。”

张氏撇撇嘴角,握着香胰子拉着花香儿就走,花香儿还没忘将小布袋子捡起来一并带走。

花长芳在后头哭:“娘,你看,大嫂就这样对我。我都被人欺负成啥样了,她还只记着那破玩意儿。娘啊娘,以后我嫁出去,你在这个家里怎么活呀。大嫂不放你在眼里,大哥就能孝顺了…”

张氏冷笑带上门,只要花长芳一进陈家的门,她这辈子就跟大房再无半点儿干系。她的福,他们吃不起,她的苦,他们也不会听。暗道花长芳真是蠢,当以后陈家会是她的靠山?那个陈家大嫂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就等老两口给她撑腰吧。花长光还有自己的儿子,她想都不要想。

想到这儿,更是冷笑,梁氏和王氏怕也是一样的心思。至于方氏,花长芳还巴结着呢,也不看看人家方氏什么时候跟她主动亲近过。

她就等着看,看这个惯会挑事儿的小贱人能得什么好。

花香儿立即带着香胰子去找花雨,花雨听了哈哈笑,把香胰子送了花香儿。

花香儿还生气:“我才不要给她的东西。”

“你怎么就这么傻,我家会买东西给她?早算准了她不会要,这是我姐多买了放在家里用的,本来就想给你一块的。这个香气最好闻,你拿回去使呗。”

花香儿才高兴起来。

花雨又道:“不过,你可别让人看见闻见,不然老太婆发落你。”

花香儿哼道:“我才不怕她呢。”

“哎哟,不是以前怕她卖你的时候了?”

“我爹娘才不会卖我,我不怕她。”

回去,花雨拿出来当笑话听,万氏好笑,才知道姐妹俩弄了这一出,同情看向傻了的花长念,该,早该有为了那家好也要远着不来往的觉悟才是。

花长念叹气,这是一点儿便宜都不给人沾啊。

三天后,花长芳出嫁。花雨去看了热闹,晚饭后等只一家人时拿手指头比着说:“人家那腰可真细,跟三天没吃饭饿的似的。”

说完,四个孩子哈哈大笑,花长念赌气看他的牛去。

万氏轻拍花雨脑门:“鬼头

后来,花香儿跑来问花雨:“过一个月,我哥就该成亲了。你家能不能来吃席?”

说是那家本不想将女儿这么早嫁来,但张氏催着过门。原本还想拿乔,张氏急的不行。结果不知怎的,那家主动同意了这个急日子。

过几天,张氏才从别人嘴里得知原委,原来竟是那村里有个人家也是极品,跑去未来亲家家里问,是不是不想把女儿嫁过去了?要是的话,那可是秀才老爷的侄子,他家三闺女都等着呢。要那家给个准话。大有人家一点头,他就把闺女塞花轿里送到花家的架势。

张氏听得好笑,不由也骂声混人。但托那家人的福,儿媳妇总算快进门了,不得不说一声混的好。

花雨直摇头:“那院子,我们才不进一步,太糟心了。”

见花香儿失望,又道:“要是你嫁人,我肯定去添妆,行了吧?”

花香儿呸了口,自己笑了起来:“也送一块香胰子?”

“那哪成,凭咱俩交情,怎么也得送一箱。”

“噗嗤,那我可要最好的。”

两人从小斗到大,说这些话也不害羞。

被拒绝花香儿也不失望,她本来就是私自来问,花长光根本没提请花长念的话茬,她想试一下花长念家是不是对她家已经冰释前嫌。现在看来并没有,或者…真像花雨说的,只是因为那个家?

花长念忍不住问花云:“要是爹让你给顺风送贺礼,你送啥?”

“呃…送跌打膏药吧。”

当初花顺风两边脚都扭了,真是…可怜啊。不知道好全没?

“…要是顺水娶妻呢?”

花冰大笑起来:“送一筐鱼。”

让他记一辈子,别惹他们。

花长念:“…”

希望万氏肚里这个孩子…像哥哥姐姐呢,还是不像哥哥姐姐呢?

隔日去送鸡蛋,学堂休沐。花雷便跟着去了仙客来。

趁着点鸡蛋的时候,花雷想起一事:“爹,娘不是说帮表哥打听事儿吗?你问过没?”

花长念啊了声,可惜道:“爹以前打过工的地方都去问过了,没有要人的。只有缺个几天工,人家东家更愿意在桥头领了人还更方便。你表哥哪能干那个。”

富余劳力除了自己有门路找活,大多聚在县城最大的石桥两头,哪家店缺人要短工了,直接找去便是。

花雷指指仙客来气派的酒楼:“郭掌柜呢?爹问过没?”

“啊?”花长念飞快扭头看里头一眼,小声道:“这可是县城最大的酒楼呢,人家里头连个伙计都比你强的多,你表哥还不如你会说…”

在亲爹眼里不如酒楼伙计的花雷深深吸了口气,这是多看不起自家啊,不行,得赶紧着带着一家人来仙客来吃顿大的,家底越来越厚,他爹咋还妄自菲薄?怪不得这鸡蛋卖了这么久还是这个价儿。

伤了心的花雷决定冷处理花长念一会儿,自己冲着正好交待完了伙计的郭掌柜去了。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