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添妆

小说: 花云李氏 作者: 半个丧尸来种田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2871 阅读进度:117/317

远远看着的花云觉得好笑,自分出来后,不管花老头几次来都是为了什么,对花长念都有一分愧疚在里头。这次倒好,又恢复了没分以前的颐指气使了,带着股高高在上的态度。

还真以为自己是老太爷了。

花长念傻傻问:“为啥?”

“咳,长祖是秀才老爷了,挂在他名下可是免田赋的,你家这些地都挂过去,我可是为了你好。”

花云暗道,又是花长祖,说什么免田赋,他是想把自己家的地变成他的才是。

花长念直接摇了头:“这就不用了。我家本来买的就是荒地,头年免赋,我家不沾那个光。”

他听说了,村里有几户人家为了省天赋把自家地挂到花长祖名下。他觉得不好,一来他认死理,种地就得交赋,这是养国呢。二来,本能的觉得花长祖不是好人。

那几户人家自然要给花长祖表示的,无非钱或者粮。

花长念不管对花家啥样感情,但真的不想再沾上关系。

花老头一窒,这事儿是李氏提出来的,他觉得挺好。心里暗自盘算,花长念家得了实惠,自家也得了实惠,还能借机缓和两家关系再亲近起来。两边受益,花长念定不会拒绝。

花长祖得中秀才,花老头更坚定了自己会摇身一变官家老太爷。可花雷那天的话他也记在心头,秀才之后还有举人进士呢。花老头愁上了,家里的地能卖几年?

李氏的话给他打开一扇门,要是花长念肯帮自家一把…那么些地呢,一年得多少出产?还有他家养的鸡兔子还有一群羊,牛没买多久就牵了马车回来,这才是明面上的。他敢打赌,花长念私下肯定还有银子存着,只多不少…

只能说,虽然不来往,花老头还是“关心”花长念的,尤其是…家产。

花云弹弹手指头,这才到哪儿,花老头就要动花花心思了?

“第一年免赋算啥?地里也出不了啥东西。第二年交一半,第三年交八成,第四年就得全交。后头地里出的多了,交出去不也多了?你看看请人开地挖河的,你投入多少?回不了本,全交出去了。你憨子呀?”

花长念没觉得自己憨傻:“本来就是荒地,不然能那么便宜?种地就得交赋,不然国朝怎么供给大军打敌人呢。而且我家买地时,郑大人还给便宜很多了,还是我家占了便宜。地不好,所以才第四年收全赋。朝廷想的周道哩。”

花老头粗了脖子,这是说自家是损害朝廷利益呢?

“可朝廷也说了,秀才终生免田赋。”

“那是,秀才哪是种地的能比的。可我家没秀才,就不想这个好处了。”

“你——”

花云暗笑,所以说啊,老实人才难对付。

花老头气得头顶冒烟,花长念却是一脸不解无辜。

喘了半天气,花老头又说别的。

“芳儿过几天就要嫁去陈家了。”

花长祖中了秀才的消息一传出,陈家就来了人,送礼表情的,要早日接秀才妹子过门,兴盛家门。

那礼重的,那话捧的,花长芳走路都翘着脚趾头。

李氏一句不舍一句心疼的,还是定了日子,离着现在只三天了。

有花雨和花香儿一对喇叭,花长念自然也知道。

不过,花香儿传话的重点是,花长芳说自己是秀才的妹子,身份高了,嫁妆要再厚一层,不然丢人,丢花家的人,丢秀才老爷的人。

李氏仗着花长祖,硬是加了嫁妆银子。

那三房哭喊叫骂撒泼打滚也没能拦住李氏。

花长芳成功的在出嫁之前将姑嫂关系降到了绝对冰点。

当时万姥姥听了一觉得自己闺女真好,二觉得自己这个当娘的真不好,看人家李氏。

“啊。”花长念表示,我知道了。

花老头心里又生气了,“啊”一声算什么?

“让你媳妇也过去坐坐,毕竟当了这些年的大嫂。”

花长念想也不想道:“我媳妇怀着身子呢,不方便,就不过去了。”

开玩笑,他恨不得把万氏变小了时时揣在怀里呢,哪敢让她去刀光剑影的花家?隔着两堵墙,他都听得到那院子热闹的跟唱大戏似的。

花老头一愣:“万氏怀了?”

花长念也一愣,看着他,你不知道?

虽然花长念没刻意朝外说,但以前万氏常常去地里送水送饭,村里人常见。猛不丁不见了,自然有人问。有人问,花长念自然会说。这一说,听得人本来就多,花家还是风云人家,当然全村的人就知道了。

至少花香儿那一家就会知道。

花老头不知道?

花长念顿时觉得自己太关注花家了。

花老头恍惚了下,似乎记得李氏是咒过一句什么“作死的小贱人咋还不死,生生生,猪一样”,原来是在说万氏?

“咳,家里事多,你咋也不来说一声?”

还怪自己了?

我该提着肉去道双喜呢?

花长念语气就淡了:“本来就没啥关系了,有啥好说的。”

花老头瞪眼,又道了句:“让你媳妇来给芳儿送嫁。”就气冲冲走了。

花云走过去,拍拍花长念的肩膀:“又不是头一天知道他心里没你,忘了他吧。”

花长念刚起的哀伤立马消散,这话听着咋有点儿恶心的感觉呢?

“不过,他干嘛非要娘去?送嫁?还要娘送花长芳到她婆家?”

花长念支吾:“不是,说是送嫁,其实是去添妆…”

添妆?总不会是帮她去化妆吧,那就是嫁妆喽。

花云翻个白眼:“有些人总是想的美。”

“咳,怎么说话呢,毕竟…兄妹一场…”

花云歪头打量他:“爹这是想去啊还是想送东西啊?”

“添妆哪有大男人去的。”

“你还真想让我娘去?”

“那当然不行,被撞一下,爹可不后悔死。”花长念小心瞅着闺女:“其实一个村的也都会去看的,给点子东西都是心意,鸡蛋布料枕头套鞋垫啥的…”

花云点头:“明白了,那些东西哪看得上眼。这事儿爹别管了,我让雨儿走一趟。”

花长念有些不相信;“你真会添妆去?”

“当然不会。我才不去,雨儿去。东西不会比别人家差就是了。”

花长念很纠结,就怕花云是去捣乱。

“爹,这事儿先别告诉我娘。真不知是心大还是皮厚,没给过什么东西吧,还有脸来要东西。”

花云说完就走,晾下某个有脸来要东西的人的儿子脸色缤纷。

等花雨回来,花云便塞给她一个巴掌大的精致的小布袋子。那袋子还是之前买首饰人家银楼送的,缎子的,绣着花,开口处串了绳子能收紧,看着就上档次。

花长念盯着小袋子猛瞧,恨不得目光烧个洞,好瞅瞅里头到底装了啥。

花雨嘿嘿笑,握着袋子出了门。

那笑声…

花长念心慌慌:“里头装了啥?”

花云不搭理他,万氏疑惑看过来,花长念不敢再问了。

花雨不稀罕进花家大门,在大门外喊花香儿。

如今她和花香儿来往不会避着花家的人了,李氏叫过花长光骂,花长光只道,李氏要是把花顺水说亲娶妻的钱都给他,他就听。

气得李氏在炕头摔扫帚疙瘩。

花香儿被花雨一顿嘱咐,闷闷乐的接了小布袋子,进了正屋。

花长芳正和李氏坐在炕上点添妆。

李氏今时不同往日,说的还是家境好的陈家。陈家不富贵,却真的流油。村里来添妆的人多,东西也多。比如鸡蛋,十个添成二十个,布头再加个几尺之类。林林总总摆了一炕,这就是地位。

花香儿进来,俩人都没抬头,花老头看见了问她:“咋?”

心里猜到,应该是跟花长念家有关,算着该来了。

那边张氏见花香儿被花雨喊出去,回来拿着什么东西就进了正屋,怕她吃亏,也前后进了来。

“祖父,花雨给小姑送添妆来了,说不方便进来,我就送过来了。”说着举起小布袋子。

花长芳立即抬头,紧盯花香儿手里的袋子,心里一动:“给我。”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