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人设集

小说: [刀剑乱舞]龟甲贞宗的龟甲 作者: 结庐在人境 更新时间:2021-01-14 01:10:04 字数:4095 阅读进度:35/35

姓名:松下凛

性别:女

年龄:23岁

性格:温柔耐心,喜欢独处。遇事更喜欢自己解决而不是寻求帮助,比起与别人一起玩耍,更享受独处的时光。自己一个人也能玩得很嗨,私底下是个有些皮的人,但在人前相当正经。本身并不是很孤僻的人,只是不喜欢主动交朋友。

经历:

幼年时在父亲的阴影下成长,尽管这段时间的经历基本忘得一干二净,但对零的影响仍非常大。曾有一段时间对成年男性怀有抗拒的心态,但掩饰得很好,并没有被母亲发现。小学中学时少有朋友,对集体活动并不热衷,更喜欢自己一人在角落里看书。

大学参加社团后才渐渐开朗,有了几个不远不近的朋友。发现自己喜欢m并十分抗拒,大学期间阅读了大量心理书,意识到自己有些抗拒亲密关系,认为自己大概率没可能找到一个恋人,对恋爱并不抱憧憬甚至有些独身主义。中学和大学期间其实被很多人追求过,但对此只觉得无聊且厌烦。

大三时因灵力出众被时政招揽,因对时政所说的付丧神、刀剑男士等感兴趣,于是同意成为审神者。因为加入时政的时间较早,所以获得了一座初始本丸。最开始并不打算成为终身制的审神者,且只打算与刀男保持简单的上下级关系。但刀男实在太甜了,而且相处中很有分寸,渐渐将刀男视为可以分享喜怒哀乐的朋友。

在未曾发现龟甲贞宗服下秘密时就已经对龟甲贞宗比较偏爱,可能因为主控(or抖m)属性意外地满足零的掌控欲。喜欢上龟甲是万万没想到的一件事,但跨过心理障碍后十分满意恋爱状态,并决定成为终身制审神者。

虽然很有掌控欲,但因为曾经的经历,所以很担心自己的行为是否会使人不快。因此掌控欲只针对自己的生活、以及自己手中的工作。是个很乐于听取他人意见、日常很好说话的人,但对于刀男出阵重伤绝不姑息,想尽各种办法让那些不在意自己伤势在战场上浪浪浪的刀男吃到教训。由于对人心把控得不错,清楚怎么样的惩罚最有用,刀男们现在都不敢重伤。

ps:虽然游戏中只能看到生存值,看到标识符写着“轻伤”、“中伤”、“重伤”,我玩的时候其实并不怎么心疼的,因为完全没有直观感受,反正只要手入池修一修就又是一条好汉。但是!放在现实中怎样的伤才是重伤?断手断脚?开膛破肚?刀男的身体理论上应该比人身更□□一些,所以对于付丧神而的重伤……绝对会让人看了害怕并幻痛的。

母亲

姓名:松下优

性别:女

年龄:47岁

性格:温柔善良,坚韧乐观

其他:离婚后带着零一起改回原来的姓氏

经历:

小时候在家中一直是乖乖女,由于家里有个十分优秀的弟弟,经常被父母忽略,对此抱有自己都没有察觉的与怨念。但姐弟俩关系很好,弟弟十分关心自己,让她觉得自己在家中不是个透明人。与前夫私奔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叛逆出格的事。

与前夫相识于多校联谊的聚会上,被他当时孤单喝酒的背影所吸引,与之接触并渐渐互生情愫。前夫曾因自卑在交往初期骗她自己来自更好的另一所学校,发现后很生气。但前夫对此认错态度良好,并剖析自己的心理,诉说自己的苦恼与郁结,遂理解并宽慰她。

两人交往期间,前夫一直有些敏感自卑,常常需要她耐心地宽慰,对此有些不耐烦和委屈,一度犹豫着是否要分手。后前夫毕业找到工作,变得温柔成熟,两人度过了一段感情极好的时光。于是在毕业时带着前夫去见家长,但家长极力反对(此时,前夫家中父母因病去世并因此留下一笔债务),遂私奔。

在另一个城市比前夫先找到工作,未找到工作的前夫曾因此一度十分暴躁,出现暴力倾向。但前夫在找到工作后渐渐恢复,两人的生活重新步入正轨。怀孕后在前夫的劝说下辞职,但在生完零后又耐不住寂寞,于是开始写小说发表,打发时间。

对于前夫不愿让她工作其实有些不满,但能够理解前夫希望能单靠自己的钱养活一家人的心情。于是,尽管后来写的小说小有名气,但也没有与前夫提及,并且小说收入全部自己收在额外的账户中作为私房钱(这也是前夫所希望的,他觉得妻子赚的那点小钱自用即可)。

后前夫因裁员失业,逐渐开始家、暴,并越来越理直气壮。渐渐无法忍受,但因曾经的情分以及担心离婚后对零的影响而在犹豫着,且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丝希望能像以前一样和前夫以前共度难关的。

后来,在幼零颠三倒四的哭诉下醒悟。对于幼零口中所说的“爸爸的眼神好可怕”并没有往那方面去想,但也意识到继续维持这段婚姻才是对零最不好的影响。当即决心离婚,以最快的速度带零搬离原本的住处,并筹备离婚。恰逢此时弟弟找到了她,于是离婚的过程变得更加顺利。

离婚后过往的伤痛渐渐抚平,也渐渐变得豁达。因为有更多的时间花在文学事业上,小说也从小有名气变得大热。喜欢平静的生活,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只以笔名与读者接触,很少参加签售会之类需要露面的活动。

父亲

姓名:????(懒得设定)

性别:男

年龄:48岁

性格:有些大男子主义,暴躁沉郁,无法忍受妻子比自己优秀。事业顺利时还算是个好丈夫好父亲,失意后渐渐耽于酒色,灵魂中那一点闪光点也渐渐磨灭

经历:

受父母影响,认为女人只要照顾好自己的丈夫就够了。家庭环境较压抑,年少时曾抽烟喝酒打架,比较混。后看到曾经带自己混的前辈落魄的模样,醒悟,决定考上大学离开家乡重新开始。

脑子还算好使,最终成功考上了一所不好不坏的大学,离开家乡。因为在最后一年逆风翻盘,认为自己学习很有天赋。考上大学后发现周围都是比自己厉害很多的人,一度十分抑郁,尝试过努力学习,希望能考上第一名,后放弃。阅读了很多人际交往、如何受欢迎的书,性格渐渐变得开朗(表面)。

在多校联谊时认识了优(零的母亲),相处后两人渐生情愫。因为自卑隐瞒自己真正的学校与优交往(优所在的学校更好),被发现后崩溃地向优诉说过自己的苦闷,优并未因此瞧不起他反而安慰他。很感动,决定好好和她在一起,并让她能一辈子不工作,无忧无虑地生活。

交往时常因学校差、成绩、能力不如恋人而自卑暴躁过,但在优宽慰、鼓励下渐渐振作,两人就这样摩擦着走了下去。一直到正式步入工作,有了自己的一份收入才渐渐自信起来。在此期间,两人度过了一段十分甜蜜的时光,是大学里人人羡慕的模范情侣。

在优毕业找到文学社的工作后,两人将恋情告知父母。优的父母不满其家境,强烈反对两人在一起,后双双放弃现有工作私奔。此事也成为了两人矛盾的爆发点,以及他一直抱怨的点。认为优的父母看不起自己(确实如此),如果不是离开原有的工作重新开始他或许会更好(那可不一定)。

两人到了新地方后,优率先找到工作,于是他为此发作失落过一段时间,所幸后来通过新认识的朋友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收入稳定后多次要求优能够回归家庭,认为他一人养家就够了。于是优在怀孕后顺势辞职了,但零长大一点后她又找了一份在家的工作。因优解释找工作是为了打发时间、缓解丈夫不在家的孤单,遂不再强求。

曾经还算是个好父亲,比较顾家,假期常带妻女出去玩,但那都是零上小学之前的事了,零对此毫无印象。后公司大裁员,遂失业。

失业后陆陆续续找了一些工作,但因为不如原先的好,并且进入公司后需从最底层做起,无法忍受。于是反反复复经历了找工作、辞职、找工作……当优劝说他好好从底层做起脚踏实地时,无法再像以往虚心接受,渐渐开始怒骂、殴打她。后来渐渐成为了他的雷点,优遂不再提。

无法忍受由优的工资养着,渐渐酗酒、家、暴。因优以泪洗面而感到厌烦,并对于与优有着相似面容但目光纯净的零感兴趣,觉得零让他回想起了大学时期的优。并不喜欢儿童,对零的窥视与幻想建立在零长大了这一条件。但这之前优已经与他离婚。

后又相继结婚、离婚了两次,渐渐怀念起优的温柔。认为优才是他的真爱,想要寻回,但被零的舅舅封锁信息,无法找到她。现找了个保安的工作,得过且过。

关于人设:

对于零父母的设定,我其实很纠结的。因为最开始的时候只希望写零和龟甲两人的短篇小甜文,并没有想去写现世、去设定零的家人。所以零家人的形象都是后来剧情发展为了顺应剧情而慢慢补全的,所以总归有些刻板平面。我也想过不多想,就单单将他们当做走剧情的npc,但最后还是忍不住思考补全了父母的过往。

最开始,我设想的母亲就是个普通的、温柔却软弱的女子,她会在离开丈夫后在平静的生活中慢慢蜕变,但离婚时她是绝望的,如果不是有弟弟的帮助和女儿的推手,她或许不会离婚。而最初设想的父亲,也是个单纯的家暴男,为什么家暴,既然他性格这么糟糕母亲又为什么会和他走到一起,这些我都没想过。

但最后,我还是放弃了这样的人设,因为我不想要这样的角色。假如母亲是这样一个角色,零不会对母亲那般憧憬向往。我也不希望父亲就是个简单的、宅斗文或者写家长里短的文中常见的渣父。我希望无论是零还是她的父母,都是普通人,但又不那么平庸。

于是最终版的人设,就成了这样。

最初的最初,无论是零还是她父母,都是个普通的,有个这样那样缺点的人。

零曾经迷茫,并且迷茫期相当长,事实上在与龟甲恋爱前,她对自己情感的处理就是一刀切地封闭,对恋爱不报任何希望。

零的母亲曾经也只是个普通的、成绩好一点的温柔的少女,会因父母的忽视而失落,会充满少女心地在联谊会上觉得孤单一人喝酒的前夫很帅。

零的父亲曾经也只是个普通的、从小地方走出来的青年,以为自己十分优秀却发现大城市中优秀的人如此之多,自己不过如此,自卑又不甘心地上进努力着。

最后的最后,岁月将他们打磨成各自的模样,有的成为了宝石闪闪发光,有的成为了河底的鹅卵石独自美丽,有的成为了路边硌脚又烦人的石块。

而且,我是希望零的父亲能够再次醒悟的,零临走前的那句话——“您自己不站起来,却嫌弃别人居高临下?可笑。”——我是希望它能点醒他的。或许零的父亲早就隐隐认识到自己曾经的错处,只不过不愿承认以酒精麻痹自己;当然也可能他就是越老越顽固,固执地认为自己是对的。

当然,父亲的结局到底是怎样我是不知道的,也没再去想过,我觉得父母的人设完善到这种程度已经够了。不过,我还是愿意以最大的善意揣测我笔下的每一个角色的。(虽然写父亲的时候因为对他的人设左右徘徊,抱有比较大的恶意,呈现出来的时候显得他特别地辣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