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4章 不要一个人撑着

小说: 大叔轻点聊 作者: 蓝汐 更新时间:2019-12-06 06:28:45 字数:3822 阅读进度:1353/1430

www.**.cc

而方希悠,从手术室离开,就直接去输液了。

“你不用在这里陪我。”方希悠对坐在身边的苏以珩道。

“没关系,我今天没什么事。”苏以珩道。

方希悠笑了下,可是她的笑容,无力又惨白。

苏以珩看着心疼,便说:“你想吃点什么?我让他们给你做?”

“不用了,我想,睡一会儿。”方希悠道。

“好,那你睡,我在这里坐着。”苏以珩道。

说着,苏以珩便给方希悠压好被子,自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方希悠的身体,很虚弱。她原本身体就不是很好,毕竟锻炼比较少一些。现在经历了这样的手术,对她的身体来说,损伤不言而喻。

虽然很不想睡着,可是身体不同意。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她就闭上了双眼。

苏以珩看着她,心里不禁唏嘘一声,起身走到门口。

“情况怎么样?”他问门口等着的徐妍。

“方小姐本身身体不是很好,这次手术,可能会让她。”徐妍道。

苏以珩盯着徐妍。

“珩少,如果心里的情绪不能疏解的话,身体。”徐妍道,可是,她没有说完。

后面的话,她没办法说出来。

就算徐妍不说,苏以珩也知道她要说什么。

是啊,希悠发生这样的事,都是自己在扛着,人怎么可能扛的了这么多?

“我知道,你还是给她看着输液吧!是不是晚点我可以送她回家了?”苏以珩问。

“嗯,等药输完了就可以回去了,剩下的,我每天去方小姐家里给她用药就可以了。”徐妍道。

苏以珩点点头,刚要折身走进方希悠的病房,助理就来了。

“珩少。”助理叫了声。

苏以珩回头。

“您看。”助理道。

苏以珩的眉头,紧了起来。

方希悠醒来的时候,不知道几点了。

房间里没有钟表。

“方小姐。”秘书李璐的声音。

“你来了?”方希悠道。

“嗯,珩少让我过来照顾您。”李璐道。

方希悠看了眼旁边,问:“几点了?”

“上午十点半。”李璐道,“方小姐,您饿了吧?我给他们说给您准备饭菜。”

“没什么胃口。”方希悠道。

她的声音很虚弱。

李璐看着方希悠这面色惨白的样子,真的很心疼。

“我有点疼。”方希悠道。

“哪里疼?我去叫徐医生。”李璐忙说。

方希悠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那一阵阵的抽痛,真的。

和痛经一样,比痛经还要疼。

徐妍很快就跑进来了。

“方小姐,您是这里疼,是吗?”徐妍的手,放在方希悠的小腹上,道。

“嗯,感觉很疼,抽痛。”方希悠道。

“是药物的作用。”徐妍道,“我给您拿个暖水袋,身体暖和了会舒服点。”

“快点吧!”方希悠道。

徐妍赶紧拿了暖水袋,方希悠抱着,蜷缩着身体。

“红糖水呢?”徐妍问下属道。

“来了来了。”一个小护士端着一杯红糖水来了,忙递给徐妍。

“您吃点东西吧,方小姐,要不然身体受不了。”徐妍对方希悠道。

“没什么胃口。”方希悠道,“以珩呢?”

“珩少有事,说他等会儿就过来陪您。”徐妍忙说。

“不用了。”方希悠说着,看着头顶的输液瓶,“是不是快结束了?”

“还有一瓶就好。”徐妍道。

“您现在感觉怎么样?”李璐问方希悠道。

“比刚才好点了。”方希悠道,“再给我一些红糖水暖暖身体。”

“好的,我马上就去准备。”小护士忙说。

“这几天您好好休息,什么都别想。”徐妍对方希悠道。

“谢谢你。”方希悠道。

徐妍摇头,道:“您的身体虚,近期还是尽量休息,要不然落下病根儿。”

“你不是学西医的吗?怎么也讲这样的话?”方希悠笑了下,道。

“中医的一些理论还是有科学性的。”徐妍微笑道。

方希悠淡淡笑了下,道:“你放心,我知道。回家以后,就好好休息。”

是啊,已经很久没有休息了啊!

李璐看着方希悠脸上那虚弱的笑意,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小护士又端来了红糖水,李璐端着杯子,拿着吸管放在方希悠的嘴边。

徐妍看着这一幕,心里也是唏嘘不已。

从小长在红墙里的公主,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方小姐,嫁给了身为继承人的曾泉,要什么有什么,呼风唤雨,如今却。

身边,除了秘书,就只有珩少!

人生,果然没有圆满这一说啊!

“现在好像比刚才好点了。”方希悠对徐妍道。

“这几天一定要注意保暖。”徐妍道。

方希悠点头,道:“没事了,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好的,那您有事就按呼叫。”徐妍道。

“把手机给我,然后你也出去吧!”方希悠对秘书道。

李璐很是不想离开,可是方希悠这么说,她也只好离开了,关上门,在门口坐着,透过玻璃窗望着病房里面。

手机里,有几个未接来电。

可是,没有一个是曾泉的。

有,叶励锦的?

叶励锦打电话干什么?

难道是霍漱清那件事出了岔子?

看到了叶励锦的来电,方希悠却没有直接打给叶励锦,而是打给了霍漱清。

“漱清?”方希悠问了声。

“希悠,怎么了?”霍漱清问。

“我刚刚看见叶励锦打电话过来,你,那边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方希悠问。

“一切顺利。你放心。”霍漱清道。

“那就好,那就好。”方希悠道。

“你,生病了吗,希悠?”霍漱清问道。

“哦,没事,就是,感冒了,身体不舒服。”方希悠忙说。

“你照顾好自己,最近天气不太好。”霍漱清道。

“嗯,谢谢你。你那边没事就好!”方希悠道。

霍漱清顿了下,道:“希悠,有件事。”

“你说。”方希悠道。

“沈家那边,我让慕辰去安顿了,你放心。”霍漱清道。

方希悠,愣住了。

霍漱清肯定会知道的。

“谢谢你。”方希悠道。

“应该的。”霍漱清说着,顿了下,又说,“希悠,有些事,我们大家一起分担,不要一个人撑着。”

方希悠的视线,滞住了。

霍漱清。

“好了,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你保重。”说完,霍漱清就挂了电话。

方希悠慢慢放下手机,泪水,模糊了双眼。

不要一个人撑着吗?

没想到,是霍漱清这么对她说,而曾泉。

还说什么曾泉?到了这样的地步,他是恨她都来不及的,还怎么。

罢了罢了,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擦去眼角的泪,方希悠给叶励锦发了条消息,问什么事。

消息刚发过去,叶励锦的电话就来了。

“希悠,我刚得了个好玩意儿,就上次你说的那个,你什么时候在家,我送去你家?”叶励锦道。

“给我?”方希悠问。

“是啊,你上次不是说那个不错吗?正好儿啊,刚刚别人送我这里来了,你也知道姐姐我不懂欣赏这些古物,到我手里不就糟践好东西了吗?送给你啊,我也正好有事儿和你说说。”叶励锦道。

原来如此。

“那我先谢谢励锦姐。呃,下午吧,你下午有空到我家来吧!晚上咱俩一起吃饭!”方希悠道。

“行啊!阿泉不在的吧?”叶励锦问。

“他不回来,家里就我自己。”方希悠道。

“好,那我,呃,我看看,四点半过去。”叶励锦道。

“那我等你,励锦姐。”方希悠道。

叶励锦便笑着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方希悠按下通话键,静静地翻了个身。

叶励锦去她家给她送东西,无事不登三宝殿,肯定是有事情的。

不管什么事,到时候就知道了。

输完液,正好苏以珩也来了。

“我送你回家吧!”苏以珩对方希悠道。

“你忙完了吗?”方希悠问。

“嗯,没什么特别的事。”苏以珩说着,把方希悠的外套帮她穿上。

“晚上励锦姐要去我家里,说是要给我送东西。”方希悠道,“那件事没什么纰漏吧?”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苏以珩道,“不过,政哥那边传来消息。”

“什么?”方希悠问。

“程家派人和政哥谈了,似乎并不想放弃。”苏以珩道。

“政哥怎么说的?”方希悠问。

“他说他跟进叔报告了,进叔要和白叔、阿泉他们商量。”苏以珩道。

“现在就怕程家和叶首长联手,所以,得先把程家的人给收拾了。”方希悠说着,慢慢走向门口,苏以珩忙搀住她。

“进叔应该也是这个意思。”苏以珩道。

方希悠突然停下脚步,苏以珩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这件事,我们还得找一个人来帮忙。”方希悠道。

“谁?”苏以珩问。

“杨部长!”方希悠说着,看着苏以珩。

苏以珩,愣住了。

杨思龄父亲?

“之前沈家楠。”方希悠说出这个名字,心头不禁疼了下,却只是停顿了一秒钟,就对苏以珩道,“沈家楠去粤省的时候,查出过一件事,杨领导手上有程家的把柄!”

“具体是什么?”苏以珩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