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上课的危险性

小说: 触不到你 作者: 慕白思云 更新时间:2020-06-30 10:54:08 字数:3403 阅读进度:212/217

实训课如约而至的到来了,而且据他们的了解,这个课是一个班一个班的上,而且要分组,每组大约七八个人,这下想跑想逃课看来是有些难度了。

看到这发下来的工作服他们又是一阵揪心,这东西已经用了好多年了,估计是每届学生轮换着用,苏泽他们属于第一批次,但还是要洗一遍才能消除心里的不舒服,交了那么多学费,真不知道用到哪里去了,没校服也就算了,连这种衣服都要轮着穿?还美名其曰节俭不浪费?

现在他们正赶往一个教室,估计是讲一下上课的具体流程和注意事项。

“我觉得这个课不合理。”

“原因呢?”

郑浩说的话没人当回事,不合理,确实不合理,在你眼中哪个课是合理的?

“因为我怕我学会了这些技术之后就不想上学了,出去拿这份技术谋一份工作多香,但我这一年的学费白交了,能退吗?”

“嘶,言之有理。”

听郑浩这么一说,他说的这种可能性太大了,万一这课上的任务太轻松了,这门技术活自己觉得挺简单,又被老师夸了有天赋,以苏泽宿舍这几个货的德行,有八成概率会直接转行离开这所学校。

“行了,你们觉得用这个理由就能不上课了?你跟老师这么说老师会给你俩大嘴巴子,然后跟你说学费一概不退,想上课就上课,不想上课就挂科。”

苏泽瞥着几个人,不想上课就不想上课,哪来的这么多戏,一天天的净想些好事,学了一年多的美术到现在就这个b样,还想着学个别的几天就能谋生?做梦!

“哎,希望破灭了。”

...............

“你们为什么总是卡着点来呢。”

白卉嘟着嘴质问着苏泽,明明有男朋友却要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教室的一个空位上,这种感觉真是不好受。

“早来还要等着,多无聊。”

“就是,在宿舍多躺个十分钟不香嘛?”

苏泽摊了摊手,我都不用回答,他们已经抢答完了,白卉翻着白眼没有说什么。

“产品设计班是吧,这周和下周你们班实训,这也属于一门课程,是记学分的,别缺课逃课什么的,如果最后过不了要跟着下一班接着实训,所以好好上课。”

“咱们这个课叫金工实训,主要就是五个字,车,铣,焊,钳,铸,这五个字分别代表了五个工种,具体的到上课的时候会有具体的人带着你们,五个工种分五个组,你们班有点多,十一个人一组,就直接按学号来,一到十一,十二到二十三,就这样依次往下排,到最后多了少了就带着吧。”

“我是几号来着?”

“十四号,自己的学号都记不住。”

白卉掰着手指头数着这个分组的情况。

“啊,那怎么办?”

白卉手指掰了一半就停下了,自己的学号太靠前了,苏泽的学号太靠后了,数也没有用,分在一组的可能性为零。

“不在一组就不在一组吧,只是上个课而已,还是不要给老师添麻烦了,估计那个表早就排好了,不太容易改。”

“好吧。”

白卉噘着嘴有些不情愿,但没得办法,这学号是开学的时候就有了,也不知道是按什么分的,差的实在是有点多了。

“来,现在看PPT,说一下你们在上课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先说几个规定,工作服是必须穿的,裤子穿长裤,鞋穿运动鞋,短裤和拖鞋不行,工作服必须拉上拉链或者系上扣,现在不穿可以,一会排着队进到里面一定要穿而且把扣子扣好,一会儿再告诉你们为什么要这么规定。”

在PPT没有打开之前,讲台上的老师先说了说几条规定,这个秦天玉在班里也已经强调一遍了,不过没有人知道怎么做是因为什么。

“我靠。”

PPT刚打开的一刻,班里的同学们看清之后,做出的感叹词都是这样的,因为PPT的首页就是有些血腥的要打马赛克的照片,整整齐齐的陈列在上面。

“这些就是为什么让你们穿好衣服的原因,第一个图就是因为没系好衣服被不小心卷在里面造成的,第二个图是因为操作不当断了两根手指,还有一些因为因为一些意外造成的,还有几例瘫痪的,这些虽然不是咱们学校的,但要告诉你们的是,这个课确实是有危险性的。”

听着这个老师和PPT的图片,许多同学的脸色不是很好,毕竟是和安全有关,足够引起所有人注意,听完有些人已经把原本拿在手里的衣服套在了身上。

“我们学校去年也有一例,你们应该也知道,那时候你们应该捐了款,那个男同学因为做完任务之后因为粗心忘了把机器上的扳手取下来,机器再次启动的时候,机器一转打到了自己,这个**碎了一个,这就因为一个粗心大意,没有后悔药。”

虽然很不幸,被打的部位不是太好说,但即使尴尬也要说出来,他必须说出来给学生们一个警示,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这样才能让学生们引以为戒。

“不过这个课本身是没有什么危险性的,但要听那里负责老师的话,只要听话,不乱跑不乱碰,把老师的话记在心里就不会发生这种意外,虽然出了事学校会负责,但谁都不想出事遭这个罪,所以还是自己小心,八点半进入工厂,大家准备一下。”

老师的这些话和PPT确实起到了作用,原本一些嘻嘻哈哈的同学已经收起了笑脸,一脸的严肃。

“你可要自己注意啊,听到了吗?你可不能碎一个。”

白卉听完注意的第一个点就是碎了捐款的那位同学如果上演到苏泽身上,那她有些受不了,这对她实在有些残忍。

“放心吧,馋我身子的女人,我一定还给你一个完整的自己。”

苏泽也稍微有些担心,但这么多届学生都没事,就出了这么一个,有很大可能和他自己有关,所以苏泽也并不是多害怕,不过一想到那个孤蛋英雄胯下一凉倒是真的。

“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出发,把衣服和扣子全都弄好,按学号排好队走。”

就这样他们为期两周的实训课开始了,他们跟着刚才讲话的老师和自己的导员,在校园里走着,在这宽敞的校园里这一场景像极了老师带着幼儿园的小朋友过马路。

他们来到了一个叫机械中心的地方,提前按照分好的组排好了队,所以进去的时候就省了一些没有必要的时间。

车铣钳焊铸,五个项目分五队,每个项目进行两天左右,具体时间可以略微调整,两天之内完成任务由带队师傅打分,及格后进入下一个项目。

苏泽宿舍里的人除了杜云之外都在一个队伍,他们被分配在了车工,车工和其他四个还不同,车工在另一个工厂,和另外四个项目的工厂隔开了。

白卉所在的队伍被分配在了钳工,说起来真是造化弄人啊。

.............

“你们先在那边的屋子里待一会。”

苏泽他们过来以后有个人冲他们说了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他们十余人只好待在屋子里耐心等待。

这个屋子别的不说,它竟然有空调,是的,就是空调,在这个学校里从没见过的空调,在这一间毫不起眼的小屋子里竟然有这么一个令人向往的物件,他们已经开始向往这两周的实训生活了。

时间一点点的消磨着,他们的手机都要没电了,这个项目的负责人还是没有回来。

“他这么久没回来是不是要考验我们一下,想让咱们自己提前预习一下?”

“你也想成为孤蛋英雄吗?然后练一手一睾人胆大的绝活?”

好好的在这空调屋里待着玩手机不好吗?非要出去大汗淋漓的动动那些没感情没温度的机器?

“你不能歧视人家啊,人家那是意外也不是故意的,已经够可怜的了。”

“不是歧视,他确实是英雄,他能让我们分分钟记着要随时注意安全,这一点上他确实算是个英雄。”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和尝百草而死的神农,他们都是先锋者,能告诉后人什么东西可以吃,什么东西不可以吃,这位兄弟也一样,苏泽敢保证,学校一定会拿他的例子说上好多年,为的就是引以为戒。

“不好意思,有点事,现在才回来。”

说着这个项目的负责人终于回到了这个教室里,苏泽他们也大量着这个人,等待着这个人说些什么。

“咱们今天上午就不用机器了,我给你们先讲一讲,咱们这个课要干嘛。”

苏泽看着这个人,越看越觉得眼熟,觉得他长得特别像...像....贾明海,哇,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好,就先这样,你们回去吧,下午一点半到这儿。”

“可我们两点钟上课啊。”

“所以才让你们一点半来。”

“是。”

苏泽临走前偷偷拍了个照片,准备发给贾明海瞅一瞅是不是他失散多年的兄弟。

“这人跟我没关系,我实训的时候也见过他,我们只是长得像。”

“他比你大吧?”

“滚,他不是我哥。”

“那我帮你找到了你亲弟弟,你得请我吃顿饭,有空了我再定时间,拜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