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灵魂遭受重创

小说: 暴君你又掉线了 作者: 顾轻狂 更新时间:2020-06-30 11:13:03 字数:2547 阅读进度:507/508

整整一天一夜,才把小呆身上的伤处理好。

黄真真怕带着他不方便,将他寄养在一户淳朴老实的猎户家里,自己则带着玉清凡离开。

哪知道他们前脚刚离开,小呆便拖着重伤的身体,一路踉踉跄跄的追来,抱着她的大腿死活不肯离开。

望着他再次崩开的伤口,黄真真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姐姐……你不要抛下小呆,小呆会很乖的,呜呜……”

“姐姐只是离开一会,等事情办好了,就回来找你。”

“不要,小呆就想跟着姐姐。”

黄真真扫向玉清凡,请他帮忙出主意,这么赖着她,也不是个事儿。

却见玉清凡双肩一怂,似在幸灾乐祸。

黄真真嘴角一抽。

说好纯洁得像只小白兔呢?怎么有几分杨云墨的贱样了?

呸,小凡凡怎么可能贱,是她用错了词语。

几次甩锅之下,黄真真算是明白了,无论他们跑得多快,小呆总会追在后面,即便伤痕累累,也到处都在寻找他们。

无奈之下,黄真真只能带着他这么一个拖油瓶。

“再走五天左右就到了边境,北国的鬼军多驻守在那里,我懂一些易容之术,届时我一个人混进去打探消息,你跟小呆就在客栈住着就好,毕竟人多目标反而更大。”

玉清凡说得轻巧,黄真真却是一个字都不相信。

什么人多目标大,分明就是怕她有危险,所以赶着将她甩开。

正想说话,却见玉清凡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人也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黄真真吓得不轻,揽住他倒下的身子,急道,“小凡凡,你怎么了……”

玉清凡紧紧捂着心口,冷汗淋漓而出,一张口,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小二,小二……快去找大夫,把全城最好的大夫都找出来,快啊……”

歇斯底里的暴吼,吓得小呆一愣一愣的,茫然的看着他们两人。

黄真真颤抖的从身上掏出治疗内伤的丹药给他服上,却见玉清凡越来越虚弱,俊美的脸禁皱成一团,显然正在压抑着什么。

大夫很快赶来,足足来八九个大夫,每个人把完脉后,皆是疑惑的摇头。

“奇怪,这位公子脉像平稳,并无不适,怎么会突然吐血呢。”

“没有外伤,也没有内伤,更没有病,这根本就事嘛。”

黄真真气得直接揪起他的衣领,怒道,“没事?既然没事,为什么他会一直吐血?为什么他会那么痛苦?”

“这……我们……我们也不知道啊……老朽行医多年,从未见过这等症状。”

所有的大夫皆是摇头,抱歉的离开。

黄真真慌了,一种得而又失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全城大夫束手无策,黄真真只能抱着他,准备连夜赶往顾族。

玉清凡握住她的手,虚弱一笑,“没事……不……不用担心……”

他在笑,黄真真却莫名觉得苍凉。

见他越来越虚弱,连呼吸也出现了困难。

黄真真不敢耽搁,扶起他,将自己的内力源源不断的输给他。

玉清凡病得这般重,若是不护住心脉,只怕还未到顾族,他就没命了。

一夜到天明,再从天明到子时,黄真真没有休息过。

非是她不肯休息,而是只要一停,玉清凡便命悬一线,随时有性命之忧。

小呆在床前守了一天一夜,傻呵呵的笑着,“姐姐……你去休息一下,让我来,我有手,也可以放在清凡哥哥身上。”

长时间的传功,黄真真的真气几近耗尽,他没时间跟小呆解释什么,只能咬牙道,“你可以帮我一件事吗?”

“什么事?”

“我的包裹里有一张令牌,还有一张地图,你拿着令牌进宫找太子黄真锦,让他按地图寻找顾族,务必要把顾族长请来。”

“姐姐,小呆直接去找顾族长不就好了,小呆脚程很快的。”

黄真真翻了一个白眼。

他当顾族那么好找,又那么好闯?黄真锦去尚且不一定能够找到,就算找到,凭现在他们互不相识,顾族长未必肯出山帮忙。

“嗯……”

玉清凡痛苦闷哼,窒息之状越来越重,黄真真只能倾全身之力,再一次毫无保留的把内力注入到他身上。

小凡凡需要的真气越来越多,若是不赶紧找到顾族长,只怕她最多只能撑一天了。

“你若当我是姐姐,就赶紧去找黄真锦,让黄真锦马上出发,告诉他,我跟玉清凡皆命在旦夕,十万火急,一定要顾族长才能救。”

“哦……好……”

小呆胡乱拿起令牌与地图,跌跌撞撞的离开。

他再傻也知道黄真真发脾气了。

一推开门,便撞到一个人,小呆条件性低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小呆不是故意的,小呆要去找太子,小呆要让太子去顾族。”

黄真真欲哭无泪。

把自己跟玉清凡的性命交给一个傻子,真的合适吗?

“顾族?你是谁,去顾族做什么?呀……姐姐,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你们找了好久……姐姐……你……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黄真真一喜。

小玉。

小玉也是顾族的人。

“别问那么多,你赶紧给玉清凡看一下,他无伤无病,为什么会吐血?为什么无法呼吸。”

小玉怔怔地看向脸色惨白的玉清凡。

这不是那天被各大门派围攻的白衣男子吗?

还想再问,见黄真真瞪了过来,小玉只能给玉清凡搭脉。

“他确实无病,也无伤。”

“那是怎么回事?能救吗?”

“我……我也不大清楚,他虽然身体没病,但是……但是他的灵魂好像遭到重创了。”

“你说什么?”灵魂遭到重创?

难道是巫盅之术?

这世上哪有这么厉害的巫盅之术。

小玉纠结皱紧眉头,有些不大确定。

“呀,他快不行了,他的灵魂之力越来越弱了,姐姐,你试着用内力催动仙绫红玉护住他的心脉。”

小玉刚说完,黄真真便催动了仙绫红玉,霎时间红光大作凤凰展翅,包裹着玉清凡。

有了仙绫红玉的加持,玉清凡的脸色才稍稍好了一些,即将断掉的心脉,也缓缓复合。

视线下移,玉清凡纤纤十指滴滴哒哒淌着鲜红的血珠子。

黄真真脸色极为难看,疑惑的眼神扫向小玉。

小玉嘟嘴,“这……我也不知道啊……我能确定的就是,他的灵魂确实遭到重创了,只要让那个人别再伤害他,他自然就没事了,否则……”

“噗……”

玉清凡忽然震开黄真真,一口鲜血喷在小玉身上,吓得小玉惊慌大叫。

“我的衣服……哎呀,都脏了。”

“碧玉坡,快……快去碧玉坡。”玉清凡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