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你特么的到底是来打架的还是来收法器的?

小说: 九阳针仙陈长安钟倩 作者: 陈长安钟倩 更新时间:2021-01-14 03:07:49 字数:2114 阅读进度:133/133

陈长安望着面前的四个人,眉头一皱。“你们是什么人?”

“哈哈,那天送你的小礼物怎么样啊?”为首的男子身穿一身白西装,在暗夜下依然很耀眼。一脸得意的对着陈长安做了一个嘭的手势。

“你,是你炸了我的车?”陈长安怒道。

“哈哈,没错,送你个见面礼。我们杀手门在你手中折损了那么多人,这点见面礼总要要的。好了,不和你废话了,把四方大印交出来,我留你全尸。”

陆追风冰冷的道。

“就凭你!想要我的东西,有本事就来拿吧。”陈长安冷哼一声,一张五雷符扔了出去。

嘭,五雷符在陆追风身前炸开。一道夹杂着雷电的熊熊烈焰瞬间将他和身边的男子吞没。

陆追风身法极快,眨眼间跃出四五米。离他最近的那名男子就没那么好运了,被五雷符炸伤,一条手臂直接被炸掉了。旁边的男子急忙帮他止血,拿出一枚药丸给他服下。

“看招。”小道士见势一跃而起,随手扔出两枚符箓,与此同时范同和秦天娇也出手了,和那三人战到了一起。

“小子,竟然还懂符箓,有点意思。不过遇到我陆追风,算你倒霉!”

陆追风手握一把黑色铁扇,双足在地上一点,凌空飞起。手中折扇朝陈长安一掷,唰,那柄铁扇在空中旋转着朝陈长安飙射而来。铁折扇发出嗡嗡之声,携带着风声,来势极为凌厉,随着旋转,铁扇里面伸出锋利的刀尖,竟是自带机关,内藏玄机。

唰唰唰,数柄飞刀从铁扇内飙射,从各个角度朝陈长安刺来。铁扇更是直奔陈长安的咽喉旋转而至。

陈长安召出金罡剑,手掐剑诀,道了声,去。金罡剑在空中幻化出上千道剑光,分别击向飞刀。只听一阵金铁交鸣之声,所有飞刀全部被斩断。

铁扇也被陈长安用二指紧紧的夹住。“好东西。”随手将铁扇扔进储物戒中。

陈长安一脸嘲弄的向陆追风看去。嘻笑道:“谢谢啊,一来就将这么好的宝贝给我。”

“你,还我宝扇。”陆追风气极,飞身扑上。迎接他的是金罡剑。

噹。陆追风手里出现一面铜镜,挡住了金罡剑的攻击,可是铜镜也破裂开来。陆追风一阵肉痛。妈的,好好的法器就这么被毁掉了。气死我了,竟然收走了我的宝扇。

本命飞剑。陆追风从嘴里喷出一道小小的飞剑朝陈长安攻去。

飞剑呈碧绿色,如流星般转瞬即至。陈长安急忙用金罡剑格挡。那知那剑像有灵性一般,竟然在空中转弯,避开金罡剑再次朝陈长安咽喉射去。

陆追风嘴角露出邪异的笑容。随即笑容僵在了脸上。只见陈长安突然拿出一枚小葫芦,拔下胡塞,竟然将飞剑吸了进去。

“你。”陆追风气得想吐血。妈的,没见过这么打架的,你特么的到底是来打架的还是来收法器的?这小子竟然有那么多法宝。本公子号称法宝第一人竟然比不过这个小农民。陆追风手掐剑诀,拼命运转心法召唤飞剑回来。

飞剑在养剑葫芦里一阵剧烈的挣扎,整只葫芦在空中乱颤。像是喝醉酒的大汉一样摇摇晃晃,可飞剑就是出不来。

“哈哈,别费劲了。进了老子的养剑葫芦就别想出去了。小子,你法宝真多啊,来,再给小爷送两件。”陈长安嘻笑道。

“哼,就算不用法宝,你也不是本公子的对手。”陆追风放弃追回飞剑,和身欺上,一掌拍出。

一股极强的灵力席卷而出。陈长安感觉对方的灵力明显比自己的浑厚多了。看来修为在自己之上啊。

不过你掌法再厉害还能破开我金罡剑的攻击。一招长虹落日。陈长安一剑朝陆追风掌心刺去。金罡剑上一道火焰迅速燃起。炽烈的火焰吞吐着火舌朝陆追风扑面袭去。

可随即陈长安怔住了。平素无敌的真火竟然被隔绝在陆追风身前一尺的距离。像是被什么护罩给隔绝了一般。金罡剑也无法再前进半分。

陆追风哈哈大笑,“小子,早知道你有真火,不过老子有避火龙珠在身,任你真火再厉害也伤不到我半分。看掌。

看似轻飘飘的一掌印在陈长安胸前,陈长安感觉内腑像被一列火车撞到了一般。狂喷一口鲜血倒飞出去。金罡剑也被掌风击落。

“师傅。”一旁的小道士焦急的呼道。身上中了一拳,向后退了四五步。看到陆追风和身朝陈长安扑过来。小道士情急之下,再次甩出一枚符箓,阻挡了陆追风的攻势。

范同和秦天娇也无比焦急,两人都被人缠住了,根本无暇顾及陈长安,何况连陈长安都不是对手,两人就算去了也是送死。

陈长安站起身,迅速往嘴里塞了一颗回春丹,这才感觉好受了一些。忍耐住胸口的剧痛。陈长安拿出暴雨梨花针,对准陆追风,按动了机关。

唰。二十七枚梨花针,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射向陆追风。陆追风刚避开小道士的符箓,就感觉一股危险的感觉袭来。凭直觉身形迅速向后爆退。没想还是中了二枚梨花针。梨花针上猝有双头九纹金蟾身上的毒液。

不到一秒钟陆追风就感觉身上开始溃烂随即强烈的痛楚令他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啊,我的腿。救,救命!”话还没有喊完,整个人便化作一摊脓水。死得不能再死。

陈长安松了口气,正欲去帮小道士他们。突然听到一声厉喝。“住手,陈长安,不想让你的女人死的话,马上将东西交出来。”

秦无艳用一柄匕首抵在白雪凝雪白的脖颈上,挟持着她走了过来。

白雪凝双眼噙着泪,楚楚可怜的望向陈长安。美眸中充满惊恐和自责。颤声道:“长安,你别管我。”

“臭女人,闭嘴。”秦无艳猛的将匕首刺入白雪凝颈中,顿时殷红的鲜血流淌出来。白雪凝痛得眼泪都掉出来了。

陈长安目眦欲裂。“秦无艳,你敢!”